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古剑山,祖师堂内,突然响起一阵剑声悲鸣。
顿时,整个古江剑派的弟子,身上的佩剑都震动起来。
“万剑齐鸣!是哪位峰主去世了?”
“天啊,要出大事了?”
“九位峰主,均是春秋鼎盛,怎么会突然身死,难道……”
“不管是什么人,敢杀我古江剑派的峰主,都死定了!”
……
不仅仅普通的弟子吵作一团,祖师堂内,几位峰主齐聚,坐在主位的,是古江剑派的掌门。
发出悲鸣的,正是代表辟寒峰的那柄剑。
一峰之主,元婴修士竟然被人给杀了。这是多久没有过的事情了?
古江剑派的高层都有震怒。
平时与辟寒峰主关系最好的月虹峰主反应最为激烈。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昨天师兄才找他借玄光罩,今日就身死。心中悲痛不已。
她与辟寒峰主是亲师兄妹,拜的同一个师父,关系非比寻常。
她将师兄找她借玄光罩一事说了出来。
几位峰主顿时不说话了。
显然,他们都猜到辟寒峰主借玄光罩去做什么。
上次,正是水月宗那一位出手挡下了他们。
这一次,会不会也是那一位,杀了辟寒峰主?
这时,掌门开口了,“查,看到底是什么人杀了李师弟。”
他的目光在几人身上一扫,厉声道,“不管是谁下的毒手,我古江剑派,一定会报此血仇。”
“是,掌门。”
几位峰主领命而去。
只剩下掌门一人,看着祖师堂上供奉着的列代祖师,目光变得幽深,“符明义,这几百年,你到底在谋划着什么?竟然放任三派坐大……”
祖师堂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应。
……
…………
一天后,唐国,扬州城。
这是一座繁华的大城,城内,一座雅致的院子中,姜楚儿敲响了一座院门。
“进。”
里面,传来顾阳的声音。
昨天,他们一口气飞出两千多里,来到这座市,这座宅院,是姜楚儿的一个据点。暂且在这里住下。
正所谓大隐隐于市,这是躲避古江剑派追踪的好办法。
这还是黄永康提醒他的。
姜楚儿进屋后,行了一礼,“见过前辈。”
“这是你要的功法。”
顾阳将一个本子送了过去,是他连夜抄写出来的《神烛诀》,既然答应了她,自然没有食言的道理。
我的奶爸人生 儿童团团员
姜楚儿接过那个本子,心中激动不已,拜了下去,“多谢前辈。”
顾阳提醒道,“其实,这门功法极为特殊,必须有烛龙的精血辅助,才有可能练成。若是没有精血,你再怎么练,也不会有什么成果。”
姜楚儿听完后,脸色变幻,片刻后,才苦笑道,“看来,当年先祖去那处遗迹,很可能就是为了烛龙的精血。”
“蒽?”
顾阳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他对那位练成第六重《神烛诀》的姜家先祖,颇为好奇。
此人能从九州印中得到《神烛诀》的传承,已经够稀奇了,还能将修至金丹期,也就是第六重。
这可不是天赋高能够解释的。
这门功法,需要神兽精血辅助,这意味着,那人能弄到烛龙精血。
他问道,“详细说说。”
姜楚儿打起精神,说道,“先祖当年是去一处遗迹探险,就此一去不返。其实临行前,他便说过,此去极为危险,不知道能否回来。只是,那是他迈入元婴期的唯一希望,不得不去。”
“你知道那处遗迹在何处吗?”
戰 王 霸 寵 小 萌 妃
“天墟!”姜楚儿的语气有些郑重,“传闻中,那是上古仙人大战的战场,极其危险,哪怕元婴老怪进去,都未必能出来。”
“但是,那里遗留着上古仙人的法宝,甚至是仙人的功法传承。”
“据说,除了水月宗外,另外三个门派的祖师,都是在天墟得到仙人的传承和法宝,才能修至分神期,创立门派,能与水月宗分庭抗礼。”
一听就是非常危险的地方。
顾阳又问了一些问题,就让她离开了。
“天墟……”
他沉吟了一下,打开系统,见上面的余额是四百二十五点,这是一笔巨款。
这还没有计算那四件法宝,法宝极其珍贵,哪怕是在水月洞天,基本上也只有元婴期的修士才能拥有。
拿来充值,有点浪费了。
特别是像玄光罩,这种用来护体的法宝,他还是第一次见。
如果那位辟寒山主不是用它来困人,而是以它来护体,自己想杀他都很难。
笃笃!
这时,黄永康也来了,“前辈,您找我?”
顾阳没有废话,拥过去一件法器,说道,“这个给你。”
“前辈太客气了……”
“这是你应得的,我要走了,以后,你好自为之。”顾阳说完,没有停留,直接带着叶凌波离开。
竹剑少女
只留下黄永康一个人在院子里,有些郁闷。
他本来想着,能不能想办法拜这位前辈为师。结果,人家根本不给他机会。
他转念一想,“反正,我在心里已经把他当师傅了。”又高兴起来,把玩着那件法器。
“这位师傅,可比老头大方多了。”
……
…………
“我们要离开了吗?”
叶凌波其实有些搞不懂,顾阳这一趟进水月洞天是想做什么,就为了去忘忧山杀几个人吗?
这样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解。
只是,她没有多问。
有一点,她很清楚,顾阳杀了古江剑派的元婴修士,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还有那位忘忧老祖,被人抄了老巢,又怎么能忍?
顾阳的实力,应该还没有强到能与元婴后期的修士抗衡的地步。
整个水月洞天,已经没有了他们的容身之处。再不走,很快就走不了了。
“嗯。”
顾阳点点头。
昨天晚上,他已经进行了一次模拟,知道留在水月洞天的下场,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最终引发了天人大战,差点把水月洞天给毁灭了。他也是在那一战中挂掉的。
时间是一天后,还有一点时间。
……
半天后,顾阳两人回到了黄家镇外,那座破庙中。
那个空间通道已经消失了,石碑也化为了粉末。
顾阳觉得,这个空间通道的入口在这里,肯定不是巧合。特别是那个藏着九神鼎和一件灵宝的神秘空间出现后,更加确认了他的猜测。
叶凌波的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虽然她人不错,但是,谁知道她觉醒了宿慧之后,还能不能保持本心。
顾阳见她作势要打开洞天的入口,说道,“先等等。”
他打开系统,决定尝试一下。
【是否使用什么生模拟器?使用一次,消耗二十点能量。】
“是。”
【……你与叶凌波一同前往天墟,在天墟入口,遇到了古江剑派的五位元婴修士,你险之又险地逃入天墟之中。】
【古江剑派的元婴追至天墟,一位天人赶至,挡住古江剑派的元婴修士。紧接着,三位天人齐至,围攻那位天人。】
【混战中,破开了一处上古禁制,一位上古神灵脱困而出,一张口,将一位天人吃掉。其余人疯狂逃蹿。】
【你与叶凌波侥幸逃脱,数日后,却被卷入一个空间漩涡中,消失不见。】
【你死了,终年二十二岁。】
古江剑派的人疯了吧,他都逃到天墟里去了,还要追着他。
顾阳想着,又觉得不对,他们的目标,应该是那位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