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鵲
小說推薦神鵲神鹊
经过长达半年的谈判、论证、协商,原州第一家合资企业,原州医疗器材有限公司终于成立了。说是电子公司,其实是为德国公司生产医疗材料和器械配件的。在周扬的暗示下,腓特烈没有坚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接受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赵丽占了百分之二十,原州市持有百分之五十股份。
于书记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这个企业虽然算不上高端,但多少能和高科技沾点边。最主要的是产品生产出来不怕卖不出去,腓特烈承诺只要产品质量合格,德国那边全额收购。这边只管生产,然后就等着收钱了。当天奠基仪式结束后,于书记举办了隆重的庆祝宴会招待三方合作者,遗憾的是,腓特烈没有出席庆祝会,那老头去美国游玩去了。
赵丽参加完庆祝宴会,便到原州瑞丽酒店与周扬、兰玉洁汇合赶往青州,那儿她的又一个瑞丽酒店分店明天开业。这个即将开业的酒店定位三星级,是否能得到认可还要看米其林的评定。
酒店的经理人选也已经定好了,就是吴明宇的老婆吕薇。吕薇本来是青州服装厂的出纳,厂子改制后,吕薇不想在厂子里待了,吴志就把儿媳妇安排到了轻工局,那就是个养老的单位,整天没什么事,除了打毛衣就是闲聊天。原州分店建立的时候,吕薇就有过去瑞丽酒店的想法,但终究舍不得放弃编制就没去,后来听说了陈立新的年薪有三十万,后悔了好长时间。这次赵丽在青州开分店,吕薇从吴明宇那儿了解到新开的酒店是与德国人合作的,是一家国际三星级酒店,就让吴明宇给赵丽说说安排自己去酒店工作。
吴明宇开始时不答应,说那是三星级酒店,你又不懂酒店管理,去了能做什么。吕薇说“我也不敢指望经理什么的,不管是后勤,还是人事或者财会都行。”
吴明宇也不愿老婆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养老,就对赵丽提了提。赵丽当时就答应了,说:“职位先不定,叫吕薇姐先去德国培训吧。”吴明宇称呼赵丽师母,赵丽反而叫自己的老婆“姐”,按赵丽的说法“各叫各的”。
经理的人选是一个月前定的,当吕薇听说自己被任命为总经理时,又是惊喜,又是紧张不安,担心干不好,想着做个副职或部门经理就行。把想法对赵丽一说,赵丽鼓励道:“姐,你不要怕,放心大胆地去做。具体的事务交给下面的人做,副总经理是腓特烈家族的人,他会全力支持你的,你只要抓总就行。”
就这样,吕薇接受了任命成了这家三星级酒店的总经理,年薪三十万美元。这个薪资在国内算是高的,在国外也就一般。
青州瑞丽酒店和原州的分店一样,同样留了两间特别套房,不对外开放。一间是周扬和赵丽的专用房间,现在又加上了兰玉洁;另一间是李涛等自己人用的。此时,周扬三人就住在特别套房里。
夜已深,房间中央三人盘膝坐在三只紫色蒲团上。周扬两手按在两女后背上,缓缓用力助二人化开神鹊丹,使药力运行于全身经络,反复循环涤荡拓展经脉,提升二人的功力。周扬的修炼目前遇到了瓶颈,进展缓慢,苦修也没有什么效果,不如帮赵丽等人提升功力,将来几人突破金丹达到元婴境界时,便能御气飞行,到时几人合力或许可以尝试破开地仙界屏障。所以,这些日子里,一有空周扬便督促众人修炼。赵丽和兰玉洁与周扬最为亲近,得到的好处自然最多。
周扬助众人修炼与自己当初修炼大为不同。那时,周扬没有人指点,也没有神鹊丹,完全靠自己瞎捉摸,耗费了很长时间,走了不少弯路。如今有了神鹊丹,又有自己在一旁协助,几人的进展要快的多。
阵阵白雾腾起,由淡转浓渐渐将三人笼罩,缓缓围绕三人旋转。不知过了多久,白雾一阵激荡,化为一粗一细两缕,缓缓地没入两女的百会穴,一入丹田,一入气海。
待儿女将白雾化为精气,周扬收回双掌,身子飘起站立当地,收了蒲团,面带微笑看着二女。赵丽掐了个指决,睁开双眼对周扬一笑,缓缓飘起,薄纱下的玉腿伸展开来,靠着周扬亭亭玉立。兰玉洁缓缓吐出一口气,睁开眼睛对二人灿烂一笑,站立起身,袅袅婷婷走到周扬身侧。
周扬揽住二人的腰肢,心念一动,三人倏然不见。前世受几个和尚的围攻,周扬一直怀恨于心,苦思破解之法,近日终于给他悟出了一套阵法,名为三才剑阵。现在他要找个僻静之处教二女剑法。
青州地处平原,找不到隐秘场所,周扬携带二女几个呼吸之间便到了大青山。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山谷现出身形。剑法口诀已被周扬用秘法印在二人的识海里,倒无需传授,要教的只是剑法运用之巧妙。周扬施展挪移之法搬来几棵巨树按七星方位布好,自己站立一旁,令二女分别攻击。
赵丽自结丹以后还没试过自己的本事,早已心痒难耐,当下右手腕一抖,掌中出现一柄紫色的长剑。左手掐了个指决,右手剑锋一指,星光下剑身华光流动,一些奇异的符文一闪而没。
兰玉洁心念一动,也持剑在手,同样是一柄紫色长剑。这两把剑的材料非这个世界所有,乃是周扬早年在地仙界搜集的奇木,其质地坚愈金石。周扬起初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后来发现这树木散发出的气味很特别,有驱邪除秽之效,便收藏了起来。几日前,周扬打算教二女剑法,却没有合适的兵器,就想到了这东西,于是制了两把剑给了二人。
赵丽与兰玉洁对视一眼,心意相通,扑向最近一颗巨树。赵丽纵身跃起挥剑削向树冠,兰玉洁直刺树腰,两人的速度疾如闪电,眼看巨树就要被切为三段,那树却突然活了般,树身一晃,几根枝条忽然长了数倍如软鞭似的朝二女卷了过来。
二女从来没跟人打过架,毫无实战经验,本来想着砍一棵树不要太容易,哪知树竟然活了,粗大的枝条带着“呜呜”的风声抽打过来,二女吓得“呀”地惊叫一声,花容变色,闭上眼睛手中剑胡乱挥舞着。
预想中的打击并没有发生。过了一会儿,二女睁开眼睛瞧去,那棵巨树并无异样,魏然矗立在原处。再看周扬,正微笑着看着自己二人。二女脸一红,双双回到周扬身边。
“哥,刚才那棵树好像活了,很吓人呢。”赵丽手抚胸口,心有余悸地说。
“是啊,是啊,我差点被打着了!”兰玉洁跟着附和道。
十月鹿鳴 小說
周扬心里苦笑“二女胆子太小,经验不足,不能做到临机应变。”嘴里安慰道:“别怕,凭你二人的本事,当今世界上无人能伤得了你们。那些是虚影,你们只管放手施展剑法。”脸色一肃,命令道:“去,再试一次。”
二人见周扬不高兴了,心下一阵愧疚,都觉的自己也太没用了,怎么能被一棵树给吓退。稳定心神,互看一眼,手中剑一摆再次冲了上去。
这次二人有了提防之心,攻得很小心,巨树枝条打来时,二人要么躲开,要么挥剑劈砍。巨树的枝条挥舞的很有章法,招式竟和二人的剑招相合,似乎在指点二人。数十招过去,二人看明白了,这是扬子哥在指点自己,畏惧之心尽去,把脑中记忆的招式一板一眼的使出来。开始时二人招式还有些稚嫩,数百招后已熟练了很多。
二人越打越觉有趣,身心放松之下剑招越来越流畅顺滑,可惜,无论她们如何用力,却始终无法伤到巨树一丝皮毛。
此时天色微明,二女已经和巨树打了三个多小时,依然毫无疲惫之态。“好了,今天就到此吧。”周扬见天色不早了,便开口叫停。
重生种田养包子 紫苏筱筱
二女停手回到周扬身边,笑意妍妍地望着周扬,兰玉洁开心地说:“哥,这个真好玩!”
赵丽也是满脸笑容灿烂,“我们今天晚上再来,好不好?”周扬无语,本来是仙家妙法,这两个人却当做好玩的游戏。不管怎样,试炼的效果还算不错,至少二女能把剑法熟练流畅地施展出来了,至于其中的不足之处,以后有的是时间修正。
伊咖啡
周扬勉励了二女一番,将二人搂在怀里,隐去身形回了酒店。
青州分店的开业仪式盛大而隆重。除了吴志外,青州市委书记和市长也到场庆贺,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家国际三星级酒店,要按国内的标准,五星级都能算得上了,无形中也提升了青州的城市等级。周扬不喜这种场合,私下里和吴志见了个面交谈了两句,再没出面,其他杂事都有赵丽和吕薇等人出面招待,李涛等人帮着打杂,吴明宇因为身份不同,倒是当了一回贵客。
一切事情忙完就到中午了,赵丽另开一席款待几个徒弟。席间,周扬少不了戒勉几个徒弟一番,要他们勤于修炼,不可懈怠。众人唯唯诺诺,谨守师命。
赵丽见场面有点严肃了,便有意引开话题,“李涛,我们现在不缺资金,你不妨把房产开发做大些,省里可以做的地方都去做。但一定要控制住价格,利润不能超过百分之五。”
事业扩张李涛当然乐意,但是为什么要控制利润?随行就市不好吗?当时就不解地问:“师母,您的意思是——”
赵丽看向周扬,后者赞赏地看着她。赵丽心里高兴,扫了一眼五个徒弟,柔声道:“这也是扬子哥的意思,我们不同于那些逐利的商人,我们要给人们留下好的口碑。其中的原因,将来你们自会明白。”
夏休み
虽然不能完全理解赵丽的意思,但是联系到周扬制定的无恙丸内外有别的出售规矩,众人也能猜到一些:师父是要行善积德。
既然是师父的意思,那就照师父的意思办,反正大家都不缺钱,在座的最少也有亿万家产,不追求奢侈享受的话,几辈子都花不完,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
“另外,”赵丽接着说道,“扬子哥打算弄个奖励基金,专门奖励在医学方面有突出贡献的人,初步投入十个亿,每年评选两人,中西医各一人,奖金就从银行利息中出。具体的筹建事宜,明宇,政府那边就交给你了。”吴明宇点头答应了。赵丽接着道:“评奖委员会就交给孙炳乾教授。”
赵丽刚一说完,李强“嘿嘿”一笑,“我看这个奖第一个就该发给师父!”其余人都笑着点头,“除了师父谁还有资格拿这个奖?”
赵丽莞尔一笑,“你师父不参加评选。大家想想给这个基金取个什么名字。”
五个徒弟除了吴明宇其他人都没上过大学,说了几个名字都不合适。吴明宇说:“诺贝尔奖是以诺贝尔的名字命名的,不过师父不喜欢张扬,那就叫‘瑞丽医学奖’。因为资金来源于瑞丽集团,也是以瑞丽集团的名义组建的。师父,师母,您们看——”
周扬点点头,“好。就以此命名吧。”
“姐,这个奖一次能领多少钱?”赵楷刚才提了个“通海医学奖”的名字,被大家笑话了一顿,觉得有点丢脸,这时想搬回面子,于是问道。
赵丽心算了一下,说:“大概每个人一千万吧。”
赵楷:“啊?那不是比诺贝尔奖还高?”
陆先生,别惹我
李涛:“那是当然。我们要搞就搞大的,不能叫洋毛子比了下去。”
众人哈哈大笑,大为赞同。
“叮铃——”,众人正在说笑,赵丽的电话响了。
赵丽接了电话说了几句,对周扬说:“哥,陈海峰说燕京有一位大人物想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