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有些人似乎避不开,即便他们不在宇宙露面,各地,甚至外宇宙,乃至人间外都有他们的名。
有些存在让人敬仰,后来者在追寻他们的传说,寻找他们的足迹。也有生灵,让人谈之色变,是震慑不止一纪,不止一片宇宙的掠食者。
王煊皱眉,邹平缺失的元神核心部分,是被什么人截取走了,还是自身因为练功出了问题?
小型洞天中,出现一个石墩,一张石桌,上面摆放着各类仙家异宝,还有各种经书等。
还有的是时间,王煊不急,坐在这里,查看各种战利品,并在这里翻阅他的记忆,寻找破绽等。
不止是元神核心空洞了,邹平的元神像是被蛀虫啃咬过的纸张,在一些边缘地带也有小洞,缺失了什么。
邹平的人生有可能被摆布了,怎么看他的元神都是有缺陷的,这是被什么“寄生虫”吃掉了部分。
“多谢上仙指点迷津!”另一座石屋中,苏通无比激动,修行路上的一些迷雾被破开了。
其他石屋,有几位幸运的老生,也被接引进了仙界,震撼,激动到有些发抖,直接叩首参拜真仙。
“我有纯阳炼形一部,可助你真妖之身更进一步,用心揣摩,大有裨益。”一位妖仙开口,低头看着跪在他脚下的妖族老生。
“感恩戴德,谢前辈。”
同是真仙界,场景不同,像是在不同的时空中,另一片天地中,神泉汩汩,紫竹林沙沙作响,并伴着琴音叮咚。
“琴声勾动了我在现世久远的回忆,
让我想起了一些人,心有感触,送你天神九转大法一册。”
“多谢天仙师姐!”胡明丽惊喜。
“起来吧,不要跪在地上。”
……
总体而言,即便接近成仙,早已养生主大圆满的老生,看到真仙界的强者也要跪,就更不要说齐晟、凌瑄、茂琳等新人了。
王煊这个空间,也有人在跪着,不过反过来了,他坐在石墩上,将邹平炮制的跪在桌案前。
这片小型洞天很单调,他自己找事做消磨时间,比如石桌上摆上了各种仙家的果品,下酒菜等,还有百年陈酿,都是从邹平的空间手镯搜罗出来的,他已经开始小酌。
他看着桌上的各种物件,从仙剑到落仙弓,再到可以修行到羽化九重天的几部经文……意兴阑珊。
就连口感非凡,金霞荡漾的仙家酒浆,他都喝得没滋味了。王煊总觉得,逮住一个羽化六重天的真仙,被给予的不够多。
“嗯?御道化,可自真仙积淀,至天级时可感受丝丝不同,关键在于破限的深邃程度……”
突然,王煊在翻阅邹平的记忆时,从一片遮掩的记忆中找到这么一段,他顿时来了精神,入口的酒浆变得无比醇厚,无比芬芳,让他毛孔都在冒仙光。
果然,邹平这个人不简单,有较大的问题,凭他一个羽化登仙六重天的人怎么可能拥有这种手札。
在邹平的记忆中,那是一册斑驳古卷,是前人手札,也记载着经文,王煊研读出去几页后,颇为心惊。
然后,经篇戛然而断,因为延伸到元神核心区域了,那里成为黑洞,缺失了最重要的一块。
“有些族群,随超凡中心而偏移,而跟着迁徙,改换过不止一个大宇宙了,看来真的积累出不得经义,这部经文值得深度挖掘出来。”
仅是几页而已,他拿来和老王的表现印证,也和自身的一些特质对照,就有了一些较深地体悟。
王煊喝着小酒,吃着果品,对邹平全面搜魂后,控制他站起来,不能再跪着了,怕万一闯进真仙,被人有所觉。
回 到 明 朝
他取走邹平那把最强的异宝——落仙弓,还有十二只落仙箭,掂量了下,算是精品,准备充分的话,能射杀羽化登仙阶段的各类生物。
然后是各种典籍,较为偏门的,没接触过的领域,也都被他取走了,大致上给搜刮得差不多了。
他改写邹平的记忆,设定成为,两人投缘,看到眼前的“秦诚”后,邹平想到了自己的过往,便送了他一堆经文,以及重宝。
王煊虽然只是在羽化一重天,刚渡过成仙劫没多少年,但是,他这一路走来,每个大境界都一而再的破限,涅槃,顶着母宇宙的天花板而上,自然格外强大。
他的极限,目前还没触及,最起码他一把攥住羽化六重天的邹平的脖子,还不算是很吃力。
随后,他又让御道旗检查了下,是否有纰漏,帮他扫除留下的痕迹,圆满收尾。
纵然有人在摆弄邹平,以后觉察到丝丝异样也不要紧,事实上,王煊还想和邹平在未来有接触呢。
那卷缺失的手札,让他心痒痒,最好有来有往,还有下一次,能捋出一个脉络来。
同时,他也有点怀疑,元神有缺这一切是否为邹平进仙界前自己故意所致?为得是避开仙道规则,比如那张有刺青的人皮上有东西,该不会能补上邹平的缺陷吧?
还是说,邹平纯粹就是个“稻草人”,是被人扎起来的?
“目前来看,我的路子对了,主要是我别无选择,只能一路破限,负重前进,似乎正好契合了御道化的真义……”
王煊琢磨,收尾工作完成后,这么回去还有些早,要不要去真仙界转一转?不然对他来说,算不上奇妙之旅。
他看了一眼邹平,被修改记忆后,此人因红尘旧事而“恰好”触动相应的心境,打坐修行,沉入到精神世界最深处,不经他“点醒”的话,还要寂静很久。
“看来,芸芸众生,包括你我他,都有可能是被别人安排的,究竟是活得明明白白,还是一场糊涂,谁又能说得清。”
看到邹平的状态,王煊这么感慨。
无声无息,他穿过这片小型洞天,换了副面孔,身穿羽衣,大摇大摆地进仙界了。
他根本不用担心暴露,因为,他本身就是真仙,料想上院极个别学生经过特批,也能出入,借此访仙。
真仙界,大环境实在太好了,神话物质浓郁,那些山峰上流动烟霞,仙光蒸腾,有些瑞兽在出没。
“嗯?”他在远空看到一艘飞行器,那是一艘……大型飞船?
他确信没看错,而这里也确实是真仙界,这是与时俱进,仙界也早已步入科技时代,在引领未来吗?
并且,那艘飞船向这边来了,接着,它发出规则涟漪,以强大的道则拓展出一条路,融入那座夹在仙凡两界间的飞升崖,飞船就此消失不见。
“道友可知,那是谁的座驾?”途中,王煊看到一位横渡长空的真仙路过,便装作同路,以神念打招呼。
“一位大人物,来自现世,应该是那飞升星平天书院的院长——元世道。”这个看起来还是青年样子的妖仙说道,有难掩的忌惮之色。
王煊无言,自己所在的学院的院长,还真是牛犇,随意出入仙凡两界,不受仙界规则的约束。
不过,他稍微出神,自己或许也能做到?
毕竟,他是肉身成仙,保住了原始之身,仙界锁不住他。再说,他成仙都不在这片宇宙,什么规矩等对他都没那么大的效力。
“这可是一位大人物,时常出入仙界,醉卧九重天,不时被得道高仙宴请,连毕月仙子这等负有盛名的女仙都是他的弟子之一。”这位路人羡慕的不得了。
接着,他又指了指天穹之上,小声道:“估计刚才他是去更高层面的真实世界做客,只是归来路过仙界而已。”
短暂接触,王煊意识到,平天书院的院长元世道,还有共主这种人,可自由出入各界,这才算是顶尖生灵。
这种人可跨界执法。不久前几位老生也说过,若是书院的学生在飞升崖被真仙害了根基,院长会亲临仙界击毙恶仙。
王煊估算时间,自己不让邹平醒来的话,他应该还会沉眠与悟道两三个时辰,时间还很充裕。
“还未请教道友名号。”王煊问这位路人。
“我名卢广海。”这是一位妖仙,五色鹿成精,进入仙界八百年了。
王煊也自报姓名:陈永杰。
“卢兄,我看沿途有不少道友都在向一个方向前行,有什么事情吗?”王煊问道。
“道友刚出关吧,你不知道吗,天妖朱川嫁女,各路九重天级别的真仙都来了很多,甚是热闹。”
王煊一听,立刻同行,闲着也是闲着,去喝喜酒吧,看一看天妖家的婚礼如何,结识下各路仙人,混个脸熟,为以后做准备。
“道友,你临时起意过去也无妨,但是,一定要在那里低调,别喝多了闹事。天妖朱川可是自真仙界飞升出去的真正大妖,是从世外归来,都已不属于我们仙界了。”卢广海提醒。
“好,我一个底层羽化之人,哪敢不敬?”王煊点头。
很快,他们赶到三百里外的火云城。
附近,山川锦绣,地气蒸腾,神话因子无比浓郁,各种古树,瑶草,灵药等,都长满了山岭。
在地平线上的城市,被淡淡的红色烟霞缭绕。
它一点也不陈旧,并无岁月沧桑感,是古典和现代的结合体。
整座城市中,数百米高真仙塔,建的如同摩天大楼般,百余层的玉宇,还有广阔的中央广场……既有现代风格,也有古代建筑的典雅优点等。
王煊怀疑,究竟是仙家引领了凡界的风格,还是受了现世影响?
有人飞来,也有驾驭仙舟,还有人乘坐超凡飞船,又是古代和现代混存,什么风格的飞行器具都有。
天妖嫁女在一家星级酒店中举行,最起码王煊看着外表,觉得像是现实世界的超豪华酒店。
当然,这里更炫目,仙气蒸腾,迎宾的都是真正的仙子,喷泉等都是五色神光,天空中更是有金光大道等迎接贵宾。
婚礼现场,“星级酒店”自然是一座大型洞天。
王煊来混吃混喝,如同亲友团般,没将自己当外人,和新娘的娘家人混在一起,甚至得到了一些真仙给的礼物,大致算是现世的红包。
珍肴,奇物,美酒……相当奢华,王煊如鱼得水,吃得痛快,红包也意外拿到了好几个,心情也很痛快。
“各位,我撕开虚空通道,进入真仙界前,意外得到一块骨,似乎在那片地带刚发生过无比恐怖的大爆炸,道则余韵浓郁,久久不散,今日小女出阁,老夫高兴,就与各位共赏奇骨。”
天妖朱川出现,满面红光,他仙风道骨,是一头老朱雀,早已是天级生灵,不在此界了,特意为女儿而回。
在他手中有一块奇骨,流动蒙蒙光辉,雪白如玉石,有道则隐现,端的是不凡。
不是他大方愿意公开,实在是有些强者见到他捡到那块骨,如果真有巨头惦记上了,为了活命,他正好借此脱手送出去。
虽然心痛,但总比被人无声地抹杀要好。
王煊瞳孔微缩,那是御道级的骨块?发生了什么,竟有大爆炸,天妖朱川路经的那处地方绝对非同寻常。
很明显,这块骨价值无量,可让人观摩,解某种本质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