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武姬
小說推薦九幽武姬九幽武姬
王宫里又为萧玴专门设了宴。但他与昫王一样,都一心只想把这结盟的事情快速完结了。
两人一天都没有耽误,日日在常平阁里待着,讨论各项事情的细节,昤王也参与进来,新矿是由他管理,所以他也提出了很多想法,帮助促进了结盟的进行,楚怀兰则将各人的想法与约定都登记成册,供他们查阅。
结盟的第一项:矿石。昫王已经准备了第一批矿石作为见面礼,他把修路的事情与萧玴也一并说了,萧玴觉得非常好,这样以后运送矿石,或者出征都将是非常有利的。他承诺烨国从落云开始修,而昫王则从砾城开始修,最后在青蛟山汇合,共同开山劈石直至路修通为止。楚怀兰凭借着巧手,亲手制了青蛟山东西两地的沙盘,供隽王与昫王使用,昤王还计算出了两国各自需要花费的时间。
其实昫王已经开始行动,当时佐坤之战后,他与顾若影都发现曜国受地形限制,目前有的路路况不好而且并不连贯,这样如果以后拿下彗绝国,要运送粮食也是需要有好路的。
昫王还已经安排好一批炼制矿石和制器的匠人。其实本可以在曜国制好兵器再运往烨国便是,但是萧璀却不这么做,而是只要矿石。其心意可以说是非常明显了,他不仅是要武器。以将来夺取彗绝以后,他也将拥有自己的矿山与矿石,若是有了炼制技术也就如虎添翼了。
结盟的第二项:攻打彗绝国。彗绝经佐坤一役,损失几万大军,元气已是大伤。他们当时选在春季进攻还影响了几城的春种,现在是夏季,正是粮食青黄不接的时间,也正是攻打彗绝的好时机。
曜、烨两国为了显示各自的诚意已确定了大致的攻打方案,统将奚云何也听取了二人的方案,觉得可行。余下的细节、时机等各方面由硞城尉沧浯、落云石弃宇、落风龙笑飞三位将军进行共同商议。
此次结盟一事,让昫王与昤王看到了楚怀兰的本领,他人虽如女子一般柔弱,但是却有着男人不及的细致、巧手。而且他过目不忘,过耳入心,能极速拿笔记下各人说的事情,还能保证字迹隽秀工整。第二日你再问他一些细节,他不用打开手记,就能一口答出,一字不差。甚至能说出这句话被说出的大致时辰。当然,除了天生的本领,也与他长期在行政院供职有关。
大事基本已经定了下来,昫王决定带着隽王前往砾城查看新矿,确认无误后便可启程送出第一批了。也就几日时间,天气太热,顾若影既不想动,又不想天天面对着萧玴,于是就没有跟去,留在了家里。
“你真不去?一个人待在这里我倒是不放心,我让星转留在家里陪你吧!”临行前一晚,路剑离问顾若影。
“我在家里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倒是自己出去要小心些,星转跟着你比较好。我人够用了。你放心,你出去这几日我哪里都不去,就待在府里。”顾若影答着。若是路剑离一人出去,她定是要跟去了,现在有了萧玴在,那些人肯定是不敢动手的,否则若是不小心伤了烨国的隽王,到时的麻烦可就不止是昫王了,整个曜国都会有麻烦。
“那好吧,还是那句话,但凡感觉一点不对的人,就杀了,不要犹豫。有事我担着,知道了吗?”路剑离又交代。
顾若影点头应着。
自从在烨都行礼后,两人就不曾再离开过对方,就算是有事也是日日都能见的。昫王再忙,都要回府陪王妃用晚饭,晚上有事就在书房里,王妃都陪在身旁。这是两人每一次分开,虽然就几日,却仍是觉得不舍。
第二天出发,顾若影就骑了马,穿了便服,跟在马车旁,一直送路剑离到王城外的驿馆与萧玴汇合。
路剑离依依不舍,萧玴只要见她,就是一脸忧郁的模样,这也是她不想跟去的原因。萧玴心思重又不如萧璀心冷,她知道萧玴觉得萧家人都对不起顾若影,每每看到都要伤心一回,这如果日日在一起,只怕他都得忧出病来。
顾若影从马上跃到驿馆的檐顶。路剑离一回头,就看到她的身影,红衣飘飘。
“叫她不要这样送,也是不会听的。这外面的屋子,也不知道梁结不结实。”路剑离嘴上虽说着不好,心里却是甜得很。
萧玴与他同乘一辆马车,本想着还有事情要商议。听到他这么说,萧玴才回头看去,也一眼就看到了顾若影的身影。
“如今爱穿红衣了,我还一时不惯。”萧玴笑笑说。
“她喜欢这个色。”路剑离也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果然就见萧玴的眼睁了睁,显出一丝惊讶。
两人这些日在一起,从来没有提起过她,也从未谈起过她,这是第一次。
“还要谢谢昫王信守承诺,待她这般好。”萧玴说的好像顾若影是自己真正的妹妹一样。
“不承诺你我也是如此待她,这一生都不会改变的。”昫王答,心中尽是不舍与依恋。
萧玴不再说什么,令他最惊奇的是,他本以为顾若影心中只有萧璀,伤得再深也是如此,但现如今看来,已然不是了。至少昫王用他的行动,用他的爱意,让她动了心。
直目送到看不见出行的队伍,顾若影这才收回了目光,人也落回到地面上。
冥药本也无事,就跟了出来,说是要到曦晨逛逛,看到两人交代来交代去,依依不舍的样子,如今又目送如此之久,也是受不了,说道:“你这是变了心意?”
“先生说什么呢!”顾若影不想回答。
“怎么?不是?”冥药又问。
“原来那心意已经磨光殆尽,还不允我重新找另一份心意?”顾若影没有骑马,慢慢与冥药走在曦晨镇的主道上。
“自是可以,而且我觉得甚好。昫王那玩世不恭的模样,一度让我觉得他非真心,但是在烨都见他为你做了那许多事,才看清他的真心。你比我聪慧得多,肯定也是看在心里的。”冥药早就把她当成了亲人,看到昫王对此待她,很是欣慰。不只是他,家里的人人都觉得这昫王比那萧璀是要好千倍万倍了,可是,他仍在担心一件事,则说:“只是,这昫王以后若成了君王,又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
“昫王与他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在他眼里,比我重要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这曜国的矿,他的王位,他对别人的誓言……都比我重要。但在昫王眼里,没有什么比我更重要。”顾若影嘴角带笑,十分笃定地回答冥药。
咲-Saki- re:KING’S TILE DRAW
“那便最好,我见你确与比前不同,你变得越来越普通。”冥药认真地说。
“我?普通?”顾若影不干了。
“不是平日那普通的意思。我是说你眼里不再永远带着冷光,嘴角的笑也不是因为身份而扮,看他的样子,就似个普通女子看自己喜欢的人。你之前看那人,敬意多过爱意。”冥药回道。
顾若影瞪大了眼,她第一次从旁人嘴里听到自己的改变,再回头想想,自己确实每夜都可以在他怀里放心入眠,即使祼着身子也不用担心什么,再也不用和衣而睡;她已许久都不用随时打开耳朵,因为在府里完全是安心的;也已习惯有人接近时,灼瑶她们站在她身前,而不是她首先要去护着别人。
“我已不再是谁手中的刀,谁身前的盾。现如今,我手里有刀,身前有盾。都是他给的。”顾若影答。
冥药点点头。
“灼瑶,有人跟。”顾若影与冥药的对话刚说完,就感觉到有人跟着他们。这刻进骨子里的本事倒是丢不了。
她轻轻对灼瑶说,就见灼瑶闪进街道一边的摊贩中间不见了。而顾若影则与冥药进了一家店铺,看门口的徽记,这是昫王的产业。
里面的掌柜一见进来的人是昫王妃,立即领了人过来拜。
“你们忙,我走累了,坐会儿就走。”顾若影坐下来,掌柜不敢怠慢,忙给各人都奉了茶过来,自己亲自在一旁伺侯着。
一会儿,灼瑶就带了一个人前来。
顾若影一看来人,原来是薛骐。
“薛统领,你鬼鬼祟祟跟着我做什么?”顾若影喝了口茶问道。
“不止他,还有几人,他是头儿。”灼瑶答。
“不会是……”顾若影抚着额头。
就见薛骐礼道:“正是昫王安排的,让我在他不在的这几日带着人跟着您,您若是出府就随身跟着,您若不出府,我就在府外候着。最好……”
“最好不让我发现了是吧!”
“是,可是这才走出几步就被您发现了。”
“你再跟近些,我可能就一剑杀了你了。”顾若影想笑,“既是昫王的令,你就跟着吧!我就当不知道,好让你复命。”
“多谢昫王妃。”薛骐忙退出了店铺。
顾若影与冥药也出了店铺,冥药好奇地问:“你拿手来看看,是我没把清吗?身上有伤?”
“没有。”顾若影摇头。
“那他在担心什么,又不是不知道你本事,这身边已经一堆侍女、家仆了,还暗地里安排人。”冥药不解了。
“这便是他的不同之处。他时常忘记了我的本事,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女人那样保护着。而那人,知道任何事我都能自己解决,是不可能安排人保护我的。”顾若影答。
其实顾若影也终究不是神,也不是所有的隐着的人都能知道。如今昫王一离开,觊觎着她的人可不止一个。无衣正在街对面的客栈望向这边,见她走过,就起身回了暝王府。而青渝此时也就在街面上,今天的他是一位垂垂老者,手中拿着几包药,看到无衣起身后,也就跟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