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阎氏笑道:“无外乎‘孝’‘悌’二字而已。”
李泰想了想,深以为然。
谁都知道父皇登基之路乃是踩着兄弟的尸骸,“玄武门之变”固然成功逆而篡取,但杀兄弑弟之事不可磨灭,不仅使得民间对其上位满是诘难讥讽,即便是父皇自己, 多年来也深受此事困扰,时常夜不能寐。
又有谁是天生冷血无情,将自己的手足兄弟杀死之后满门屠戮,仍能心安理得、得意洋洋?
总是会饱受良心的折磨,只不过是当时局势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才不得已很下杀手罢了。
正因如此,父皇一直注重对皇子们“兄友弟恭”的教诲, 希望自己的孩子们将来不会因为皇位而自相残杀、兄弟阋墙。败者固然身死灭种阖家屠戮, 胜者亦要饱受良心谴责与外界诘难,留下百世骂名。
父皇早已认定太子不能成为一代明主,无法带领大唐从一个辉煌走向另一个辉煌,为何却迟迟未能下定决心易储?
枯白之树
正是因为太子虽然性格软弱、缺乏主见,但是却敦厚仁善,对待一众兄弟优容有加、相亲相爱……
由此可见,父皇选择新储的首要条件,必然是谁能够继位之后善待兄弟手足,而不是一朝上位便开始剪除对皇位有威胁的一众兄弟。
而决定能否善待兄弟的主要因素,不仅仅是其人之性情是否仁厚友善, 更在于其继位之后所受之威胁有多大。
皇位威胁越大,便越是要施以雷霆手段, 将容错率降至最低。
若能够名正言顺继位, 一众兄弟很难威胁到皇位, 再是心狠手辣之人也会放兄弟们一马……
李泰精神大振, 握住阎氏纤手,赞誉道:“爱妃实乃吾之子房也!”
阎氏抿唇一笑, 反握住李泰的手掌,柔声道:“储君之位,原本便非君之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殿下当以平常心对待。有吴王首开建国立藩之先河,大不了咱们夫妻便带着孩子们去寻一处番邦异域,一样可以称王立国、开枝散叶,又何必纠结于这大唐皇位?腥风血雨,勾心斗角,稍有不慎便招致杀身之祸,非是智者所为。”
李泰摇摇头,沉声道:“放心,本王心中有数。”
道理就放在那里,只要不是智障,谁都能懂得。
然而懂得与接受却是完全不同,如今太子被废已成定局,自己身为嫡次子依次递增名正言顺, 可说是只差那个位置一步之遥,固然明知争储之凶险,可若是不争一争, 如何心安?
夫妻同床共枕,自是心意相通,阎氏如何不能理解李泰的想法?
故而劝了两句便放弃,心知若是不能李泰去争一争,此刻临阵退却,只怕往后余生都将颓然沮丧、心魔难消。
如此才华横溢的魏王殿下若没有了眼下灵锐之气,整日里失魂落魄行尸走肉一般,自己如何忍心?
她握着李泰的手,双眸含情,柔声道:“该争自然要争,原本太子被废之后殿下便是顺位继承之人,哪有让给别人的道理?不过明知不可为之时,还望殿下以自身为重,当退则退,不可刚愎自负、一意孤行。”
李泰郑重颔首:“本王知道怎么做……不过当下,是否要再去联络东宫属官,看看他们到底是何主意?”
仅仅依靠平素身边那些阿谀逢迎之辈,如何与气势汹汹的晋王争?若是东宫属官能够在紧要关头依附过来,则实力大增,心中有底。
阎氏想了想,螓首缓缓摇了摇,道:“殿下不必这般急迫,东宫那边要么对殿下毫无兴趣,要么就是在待价而沽,即便殿下下跪相求,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臣服于殿下。晋王一定会展开动作,以咱们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手,既然明知不敌,何不稳坐钓鱼台?只不过闲暇之时要多多入宫,陪陪父皇才是。”
李泰觉得有道理,说到底储位之归属并非看谁实力更强,废立皆在父皇一念之间,让父皇领会自己的理念、志向,或许更管用。
“来人,服侍本王沐浴更衣,本王要入宫见驾。”
*****
武德殿。
别当欧尼酱了!官方同人集
小雨淅淅沥沥,一夜未歇,直至天色放亮、群臣上朝,依旧淋漓不休。
殿上光线有些昏暗,今日小朝会,来的臣子不多,但各個都是重臣,气氛也相较大朝会之时的庄严肃穆有所不同,大家跪坐在殿上,面上案几上摆放着茶水糕点,李二陛下也放下皇帝架子,议事之余,时不时讲几句笑话,惹得哄堂大笑……
将近辰时末,诸事基本议定。
缠绵病榻、多时未曾上朝的安德郡公杨师道咳嗽几声,开口道:“臣有本启奏。”
李二陛下瞅了他一眼,有些意外,颔首道:“卿有何事,写一道奏折呈递即可,何需拖着病体上朝?这阴雨天最是熬人,回头赶紧回府歇着,切莫折腾你这身子骨。”
此前赵节与侯君集一党勾结,意图谋逆,遭遇诛杀,而赵节乃是杨师道之妻桂阳公主与前夫之子,故而杨师道受到牵连。虽然李二陛下并未治罪,杨师道却深感惶恐,对于朝政不敢胡乱参预。
及至关陇兵变,弘农杨氏也一直置身事外,既没有帮衬关陇,也没有拥护东宫,显然不愿掺合进储位争夺之中。
今日忽然上朝,且有本启奏,显然有所图谋……
果然,杨师道又咳了几声,呼吸有些急促:“老臣深受皇恩,自当已死报效,岂敢惜取己身,懈怠王事?只不过到底是年老体衰、精力不济,对于朝中事务有心无力啊……如今年轻一代已然长成,可以担当大任,咱们这些老骨头也可以退下来颐养天年,老臣心中甚慰。”
这话乍一听没头没脑,但其中深意略微思索便可以明白……
李二陛下蹙眉,有些不悦:“有什么话,直说无妨,毋须拐弯抹角。”
杨师道白眉毛一颤,不敢东拉西扯,忙道:“晋王聪慧,少年睿智,应当授予大任加以磨砺,他日方可为国之栋梁。”
殿上群臣肃静,看看杨师道,又看看李二陛下,没人吭声。
诚然,以前杨师道一直与太子望来密切,但易储在即,转投门庭也并非太过突兀,朝堂之上便是一个巨大的权力市场,谁不想从中攫取利益呢?所以大家都在看着李二陛下如何应对。
这时候如果李二陛下允准杨师道的提请,那便预示着帝王心中对于储位之选择或许更倾向于晋王……
不少人向跪坐下首的房俊看去,这厮低眉垂眼,一声不吭,见不到一丝一毫的喜怒波动。
李二陛下略作沉吟,问道:“以你之见,当授予晋王何等大任?”
杨师道慢条斯理:“此前晋王殿下任职尚书省,表现优异,之后陛下委派晋王检校兵部尚书,亦是可圈可点。如今经过兵部之历练,处事愈发稳重,可调回尚书省,任尚书右仆射,辅佐陛下处置朝政。”
殿上落针可闻,唯有窗外微雨淅淅沥沥。
尚书右仆射?
那可是宰辅之一!
即便事实上尚书左右仆射并无定员,单只宰辅之首的尚书左仆射除去主持尚书省工作之外,尚有几人亦被赐予此职作为“名誉官阶”,可但凡能够荣任此等职务,哪一个不是重臣中的重臣、大佬中的大佬?
况且陛下亲自担任尚书令,尚书右仆射乃是陛下佐官,即极其亲近,又职权极大。
一旦陛下答允授予晋王此职,储位之归属几乎尘埃落定……
李二陛下面沉似水、不见喜怒,但浓黑的剑眉紧紧蹙起,发黑臃肿的眼袋清晰可见,显然心中也在权衡。
沉默良久,并未开口,即未答允,也未拒绝。
一时间气氛有些紧张。
“咳咳。”
一声咳嗽在殿中突兀响起,众人心中一振,循声望去,见到一直跪坐低眉垂眼的房俊缓缓直起腰杆,抬起头,看着御座上的李二陛下。
众人纷纷振奋,东宫终究还是不甘躺平,要尽最后的力量为了储位争取一番么?
李二陛下抬起眼皮,紧紧盯着房俊看了好一会儿,见其只是直起腰,却并不说话,遂问道:“越国公,可是有话要说?”
房俊眼神有些茫然:“这个……臣并无话说,只不过坐的久了有些累,所以放松一下,惊扰陛下,臣知罪。”
李二陛下:“……”
娘咧!朕大殿之上,你伸懒腰?!
似笑非笑道:“越国公固然龙精虎猛,可也应当予以节制,不可贪图享乐,万一伤了肾水根元不足,将来上了年纪怕是悔之不及。”
心中恼火房俊的无礼,却也松了口气。
若是东宫不甘于被废,誓要困兽犹斗一番,免不得将朝局搅合得乱七八糟,损失太大……
大臣们听着陛下的“笑话”,附和着发出一阵笑声。
这一下好似变起于肘腋之间,房俊此刻参预其中使得陡然之间局势生出异变,萧瑀与张行成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