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盡梨花春又了
小說推薦落盡梨花春又了落尽梨花春又了
列车平稳的驶向前方,有些远,黎星河迷迷糊糊的不知睡了多久才到了。
出站才看到已经晚上9.过了,手机还有个未接来电,是王泰阳打的。
刚准备回拨过去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有多久没有这么真切的听到了呢?黎星河看向马路对面站在路灯下的人,只觉得恍若隔世。
这边不似A城,开了春还冷的受不了,天气真如王泰阳所说,四季如春。
王泰阳就穿了个简单的白T,套了件牛仔外套,穿了条宽松的休闲裤配了双白色的运动鞋,高中的时候王泰阳就已经很高了,现在更是长的又高又壮,让人看着很有安全感。
黎星河忽然就感觉鼻尖一酸,冲过去跳到了王泰阳身上,王泰阳脚都没有退一下就把人结结实实的接住了。
“大梨…..”
“太阳,我好想你。”
“谁说不想呢?我们上了大学就没见过了。”
黎星河搂着王泰阳的脖子把头埋在王泰阳颈间闷闷的回了一声“嗯”
两人太过于熟悉,不需要过多的词语,都能明白对方心里的那片思念。
两人慢慢走着到了小旅馆楼下烧烤摊传出阵阵香味,黎星河才想起还没吃饭。
“大梨,你没吃饭吧?”
簡音習 小說
“嗯,刚才还没反应过来…”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哈哈哈,还是那么傻乎乎的。”
黎星河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吃,两人就打包去了房间,王泰阳又拎了瓶酒上去。
黎星河也喝了一小杯,那会的她还是不会喝酒的,一小杯白酒足够她喝高了。
就开始断断续续跟王泰阳说最近发生的事,她不说王泰阳也会问的,突然过来找他,黎星河表现的太奇怪了。
“大梨,你还没跟他说分手吗?”
黎星河摇头,“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分手….太阳,我爱他,我爱他….”
王泰阳看着黎星河红了的眼眶,心登时就软了下来,“可是,大梨,你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继续和他在一起的,你自己应该也能感觉到的吧,大梨,趁早放手。”
黎星河摇着头又哭了,“太阳,我该怎么办?”
王泰阳看着心疼,却也只能轻轻搂着黎星河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着。
“大梨…..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你这样,阿姨知道了该不放心了…”
黎星河喝高了睡的特别快,这句话他也不知道黎星河听没听到,只看到黎星河满脸的泪水。
给黎星河洗了脸,擦了擦手才轻轻的把人抱上了床。
转身听到黎星河梦呓般的轻喃道:“太阳,你会一直陪着我…..”
太阳,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就像以前那样,我被我爸打了之后不敢回家,你都会陪着我待到很晚,最后我睡着了你就会让王妈妈把我背回你家。
华狂
黎星河的所有事他都是知道的,黎妈妈是怎么死的,黎爸爸是怎么死的,黎家是怎么散的,他都知道。
后来黎星河过的有多苦他也知道,他问黎星河,“大梨, 你为什么过的这么苦?”
黎星河在春风里穿着一身白裙笑的温柔,“美女总是多磨难的。”
看,就是这么乐观的一个人,现在变成了这样。
黎星河是怎么入的s m圈,后来又约过几次,他也知道,但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每个人宣泄压力的方式不一样,黎星河学会了抽烟,但那远远不够缓解她身上的重担。
17岁被赶出那个家,身上没有钱,想去找他,结果在那种情况下晕倒了,不是遇到那个人黎星河现在是死是活都不一定。
后来好不容易靠着助学基金贷款交了学费,进了大学大家都在学习,空闲之余就约着三五好友去玩,但黎星河不行,她要打工,所以她每天都在不停的运转。
偶然之下学会了抽烟,尼古丁麻痹了她的神经,让她感觉到一刻的放松,只是时间久了,好像也不起作用了,她想到做在17k会被锁的事。
于是她近乎病态的迷恋上了那种欢愉和刺激感。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王泰阳的回忆,把他吓得一抖。
看了眼床上的人,悄声走到门边打开了门,看到眼前的人王泰阳只感觉想把眼前的人揍一顿。
“宋遇安?”
“你是….老王?”
黎星河已经几天没有理宋遇安了,他去问了黎星河的室友,才知道黎星河请了一周的假,说老家有事,回去了。
黎星河哪有什么老家,他当下心一慌就翻出了手机里一个APP,是之前他给黎星河下载的,两人可以随时共享实时位置。
然后就看到了黎星河到了X市,想也没想的就买了票过来了。
“星河呢?”
“你怎么有脸问的?宋遇安。”
“你这种插足别人感情的就有脸说我了?”
“妈的嘴巴放干净点,别他妈瞎说,大梨跟我干净着呢!你他妈也不想想你做的是不是人事!”
宋遇安皱起了眉,“她跟你说了?”
“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这么人渣,做他妈些畜生都干不出来的事!你还有脸来找她?”
“快点滚!听到没有,大梨刚睡着。”王泰阳语气不善的说道。
宋遇安有些无力的垂着头,沉默了半晌说道:“我可以走,你让我看一下星河….”
王泰阳没再拒绝,侧身让他进去了。
又叮嘱道:“她睡眠一向很浅,你轻点。”
宋遇安点头,他现在只想安静的看看黎星河,他有太久没有这么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人了。
“你们是分开睡吧….”宋遇安转头问王泰阳。
王泰阳白了他一眼,“我再说最后一遍,大梨和我就像家人,我们不会有男女之情。”
“太阳….我想喝水….”
黎星河突然半睁开了眼,迷糊不清的说道。
王泰阳拿过放在床头柜的水拧开给她了,黎星河才看清床边坐着的宋遇安。
一口水呛的眼尾通红。
有些惊慌的握住了王泰阳的手,“太阳…你让他走…我不…”
黎星河话还没说完就缩成一团,往王泰阳的怀里躲,一时竟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宋遇安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刹那间明白了心如刀割的感觉,“星河,你别急…我走,我只是想看看你,这就走。”
王泰阳的拳头从看到宋遇安的那一刻起就是捏了又捏,强忍着心里的怒气,现在看到黎星河这个反应,再也忍不住。
一拳打向了宋遇安,宋遇安感觉嘴里一阵血腥味,然后站起身就冲向了王泰阳,两人瞬时就扭打在了一起。
黎星河抱着头,缩在床角,哭的喘不过气,最后还是隔壁的房客听到动静太大了过来敲门,发现门没关,又看到地上打成一团的两人最后报了警。
警局有女警给黎星河倒了杯热水,然后柔声问她两人是怎么回事,黎星河摇着头喃喃道,“不知道,我要找太阳….我不知道…太阳在哪…”
王泰阳在旁边的椅子上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我是王泰阳,她病了,是心理病,警察叔叔,你们问她问不出来什么的,可以先让我安慰她一下吗?”
警察看着黎星河,摇了摇头,“去吧去吧。”
“大梨,我来了,别怕了,我在呢….”
王泰阳把人搂在怀里轻声哄着,过了好久黎星河才平静下来。
由于唯一一个没有参与的证人什么也问不出来,警察看到又是两个年轻人,就按照普通的打架事件处理了。
宋遇安站在警局门口,看着像抱小孩一样抱着黎星河的王泰阳的背影,黎星河还是把头埋在王泰阳颈间,看了眼宋遇安,又把搂着王泰阳脖子的手紧了紧。
直到人走远了宋遇安才颓废的迈开了腿,他不知道要去哪,也不知道要干嘛。
满脑子都是黎星河今天看到他的反应。
最后又想起两人刚认识的时候。
“满船清梦压星河的那个星河?”
“满船清梦压星河的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