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
小說推薦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重生七零锦鲤小甜宝
李二珍进了院子,赵老四和赵老二对视了一会儿后转头回屋,“娘还给你留了饭。”
本来满满当当站满人的门口突然就剩他自己,再听到这两句话赵老二感觉自己鼻子酸酸的眼眶都热了,一个大老爷们蹲在地上捂着脸好一会儿才起身,关上门进了正房的院子。
爱满荆棘
炕上的满宝一觉睡到天擦黑,他醒的时候娇娇正跟纪修霖坐在炕上写字,七丫在四房屋里带着两个弟弟看书,三丫和五丫六丫在饭屋里帮忙洗菜,大房的三个孩子都在家里写作业没过来。
本来朱林玉是不用二房那三个孩子干活的,可三人可能是知道自己以后没娘,所以有活抢着干生怕自己偷懒被嫌弃了。
“娇娇,我饿。”
声音很小,娇娇抬头看去只见赵满宝已经醒过来,一双眼睛迷茫望着她,却在娇娇看过去时咧嘴笑了笑,“娇娇,小兔子,满宝捏了一个小兔子。”
说着他坐起身就开始四处找兔子,完全没想着要先想一下自己是在哪里,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兔子。
娇娇绕过炕桌过去给他披上被子,拿纸蹭了蹭他脸上破了的冻疮流出来的浓水,软着嗓子哄着他,“娇娇在,什么兔子,是想要小兔子吗?”
“雪,小兔子,满宝很厉害的小兔子。”
“他说什么呢?”纪修霖蹙眉看着他,虽然从娇娇的信里知道赵满宝是个傻的,可他不喜欢娇娇跟二房的人走的太近,亲弟弟都不行。
说来奇怪,赵满宝明明从小脑子就不清楚,可会说话后说的第一个词不是爸爸,不是妈妈,也不是姐姐,竟然是‘娇娇’,为这当时赵老二和周长丽还郁闷了好几天,更是一直想要让他改口,可到现在他也没说别的,见了娇娇比见到其他人都亲。
之前周长丽不出屋,满宝总是自己在门口玩,娇娇时不时的也会给他拿糖果吃,不管大人是怎么想的,孩子总是无辜的,更何况他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慢慢的两人熟了,满宝说的话娇娇也能听得懂了,见他一直嘟囔着兔子,娇娇便有了猜测。
“满宝是给娇娇用雪捏了只兔子吗?”
“对,兔子,给娇娇的。”赵满宝连连点头,明明都四岁多了,可说话还是单个词往外蹦。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娇娇笑着安抚着他,让纪修霖去找朱林玉给他拿饭,昨晚能被赶出去想来饭也没吃多少,又睡了一天了估计早就饿了,只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兔子还没反应过来。
“不急,一会儿娇娇就去找兔子,你先穿衣服一会儿吃饭,等吃了饭娇娇给你画一只小兔子好不好。”
“好,娇娇给画兔子,画好多好多兔子。”
“嗯,画好多好多只兔子。”
纪修霖很快去而复返,李二珍端着一个碗进来,看娇娇已经给满宝穿好了外衣便先递了水给他喝了几口,随后几人就见他狼吞虎咽的将碗里的两个蒸蛋吃干净,就连碗都舔了舔才不舍的放下。
“你这混小子,这是遭的什么罪啊!”李二珍看着他抹了把眼泪,没想到抬头就对上满宝笑嘻嘻的小脸。
“奶奶哭哭,羞羞,哭哭羞羞。”嘴上说着,满宝抬手用自己黑亮的衣袖给李二珍擦了擦眼泪,却不知道为什么那眼泪越擦越多好像怎么都擦不完。
纪修霖见娇娇坐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满宝,娇娇要画兔子了,你要不要看。”
“要看,兔子,娇娇给画好多好多兔子。”
脑子简单的人就是这点好,很容易让别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刚才都要被吓哭的满宝转头就把刚才的事忘了,全部心思都在娇娇的笔下。
李二珍哭了一会儿后擦了擦脸正打算把碗拿到饭屋去,恰好朱林玉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件半旧的小袄。
“娘,我给满宝拿了一件成泽的小袄过来,前些天刚改好还没穿,先给他换了吧!”
空间之农家悍妇 千丈雪
真不是她大度,大家伙的日子过的都不好,就算娇娇一直都没用四房操心,可七丫有的也从来都有娇娇的,算起来她一大家子都是靠赵老四的工资过活,过的也紧巴。
要不是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她也不舍得把小袄拿出来,可一看到满宝那件破旧又肥又大的棉袄她就实在忍不住了,可能这就是当娘的劣根性,看不到这孩子受苦。
本来李二珍还想着一会抽个空给满宝找件衣服先穿着,等过了年再给他改件袄穿,可没想到朱林玉竟然直接拿了自家儿子的新袄来,此刻她的心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感叹了,都是儿媳妇人跟人怎么就差这么多。
“老四家的,你的好意娘替这孩子记下了,等他长大了指定让他记得他四婶的好。”李二珍接过那件袄子便转头拉过满宝给他换上,期间又不知道为啥那眼泪又跑了出来。
朱林玉没想以后,她就是看满宝的那件衣服实在不像样子忍不住了没想让他还,记不记的更是虚话,“娘你说啥呢!”
“我就是看不过去了,这大冷天的穿这么件衣服在外面蹲一晚上,幸亏这孩子命大,你说要是换了别的孩子指不定······”
一提起这个李二珍就恨的牙痒痒的,将满宝身上换下来的那件衣服直接丢在了地上,“老天爷都看着吶,我也看着周长丽以后能有个什么好。”
“就是这孩子脸上这些冻疮,一个不好怕是要留疤了。”
说到这里娇娇突然扔下笔转身打开自己的炕柜,手伸进摸了摸拿出一个小铁盒放在桌上,“奶奶用这个,这是之前修霖给递来的,正好给满宝擦脸。”
断纸
桌上的小铁盒确实是纪修霖给的,不过不是之前递来的,是昨天刚给她的,本来她闻着这东西味道好闻想留着自己玩,刚才都没想起来,现在李二珍一提她便想起了这个东西。
かめ鸟合戦
朱林玉看了眼那个铁盒,这东西她听说过,确实能治冻疮,手裂了口子也能用,就是没想到这么贵的东西纪修霖会给娇娇,不过仔细一想,他给娇娇的东西好像都没几样是便宜的。
“这东西一看就挺贵的,这是修霖给你的你自己留着。”李二珍看着那画着花枝的小铁盒问了一句,这小东西看着就贵,还是纪修霖给娇娇的,这要是给满宝用了,她怕纪修霖会不乐意。
反倒是纪修霖将铁盒往前推了推,“李奶奶你先给满宝用吧,娇娇想要我再给她递,用了这个满宝的脸就不会留疤,很管用的。”
“那行,奶奶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都让满宝记着,长大了还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