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爲領主的我只想好好種田
小說推薦身爲領主的我只想好好種田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汝南郡,司马懿的领地,另外一路夏军攻势凶勐,不似其他路夏军处于守势。
张华将三秦军团调至许昌,与隋朝名将张须陀联手,为的正是灭亡盘踞在汝南郡的司马懿势力,永绝后患!
在其他各路兵马陷入苦战时, 王翦担任统帅,率领三秦军团,与张须陀兵分两路,连战连捷。
司马懿固然狡诈,但在王翦的秦军、张须陀的隋军面前,司马懿的智谋难以弥补兵力差距。
西晋勐将北宫纯率领西凉骑兵横冲直撞, 被蒙恬的黄金火骑兵围困。
有 請
北宫纯与蒙恬大战三天三夜,兵马将尽,北宫纯依然死战不休。
战场上,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北宫纯的西凉骑兵,战至第四日,几近全军覆没。
北宫纯踩在尸山之上,傲视下方围攻过来的秦军。
北宫纯还想持枪再战,然而肌肉酸麻,再也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怒目圆瞪,眼睁睁地看着下方迫近的秦军。
大秦军团极其强悍,张华也是死磕秦军,付出惨重代价,这才取胜。
尽管北宫纯的西凉兵异常凶勐,但蒙恬的秦军更加凶勐。
北宫纯用兵不及蒙恬,西凉铁骑也被蒙恬的黄金火骑兵打到全军覆没。
更加过分的是, 蒙恬的弟弟蒙毅还有精神天赋,使用冰霜冰封战场,严重影响了西凉铁骑的速度。
西凉铁骑失去速度,作战能力大幅度下降。
蒙恬的黄金火骑兵无论兵器还是盔甲都有火光流动,倒是不会受到蒙毅的天赋影响。
蒙恬、蒙毅兄弟联手,让北宫纯知道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
秦军弩手装填劲弩,对准了尸山之上的北宫纯。
北宫纯是西晋末年的凉州督护,当五胡乱华时期,匈奴汉国的首领刘渊两次派兵攻打洛阳,北宫纯率领千余西凉兵,奔赴洛阳,突袭强敌,为洛阳解围。当时,洛阳有歌谣:“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北宫纯的武力很高,即使此时北宫纯已经动弹不得,秦军依然不敢轻易上前,否则即使是八阶的黄金火骑兵,也一样会被北宫纯撕成碎片。
上千张劲弩对准了屹立在尸山之上,手握半截长枪的北宫纯,还不知道北宫纯的体力已经耗尽,此时已经动弹不得了。
“此乃壮士, 不得使用弩箭, 本将军亲自生擒之!”
蒙恬让秦军放下劲弩,亲自率领一队秦锐士,活捉了北宫纯,这才发现,北宫纯大战三天三夜,早已经力竭。
蒙恬顺利虏获北宫纯,令人将其看押,然后继续南下。
不只是蒙恬这一路兵马取得进展,司马错、章邯、王龁、李信这一支秦军与东晋名将桓温激战。
桓温是东晋大司马,一度是谢安、谢玄的上司,出名比谢安、谢玄还早,但桓温是恶名昭彰。桓温的口头禅是如果不能流芳百世,那就遗臭万年。
恶名也是名声。
桓温的用兵能力还是很强的,凭借军功,试图篡取东晋的权力,被谢安等东晋士族阻拦。
后世的刘裕倒是有点类似桓温,只不过刘裕的军事能力更强,成功取代了东晋,建立刘宋。
桓温与司马错在汝水交战一个月,粮草将尽,于是退却。
我家的奶奶被原不良少年盯上了
在退却途中,司马错率领九阶兵种铁鹰锐士尾随其后,与李信的骑兵联手发起突袭,桓温损兵折将,部队溃败,数以千计的晋兵被赶入汝水之中,汝水为之断流。
李信在断桥下方活捉了躲在桥下的桓温。
桓温身为东晋大司马,却如此窝囊,憋红了脸。
但桓温也没有办法,
司马错的铁鹰锐士是九阶兵种,过于凶勐,小规模战斗或者突袭,铁鹰锐士就是出奇制胜的一支奇兵。
章邯的三万刑徒兵更是不要命地要砍下晋兵的首级,以此赎罪。
王龁不如白起,但王龁也是一员宿将,曾经与廉颇对垒。
李信曾经败给楚国名将项燕,但李信是一员擅长使用骑兵的秦国武将,截断桓温的粮道,又趁着桓温撤退,与司马错携手追击,击破桓温军团,活捉了司马懿招揽的名将桓温。
“夏军取得天下,恐怕已经不可阻挡。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愿降服。”
不出意料,桓温被活捉之后,选择投靠强大的夏国。
三秦军团,以及隋军团,只是夏国一路兵马,对汝南郡的攻势却摧枯拉朽。
桓温自知即使设法逃跑,也无法阻挡夏军强大的攻势,所以打不过,干脆选择加入。
桓温对司马懿也没有多少忠诚可言,只是司马懿给予高官厚禄。
“你带兵引我们前去攻打司马懿的主城。”
司马错作为这一支秦军的主将,收下桓温,让桓温作为向导,继续进军。
“遵命。”
桓温收拢溃败的晋兵,摇身一变,变成了夏军将领,为司马错的兵马披荆斩棘。
有桓温出面劝降,沿途城邑尽皆献城投降。
毕竟连桓温这样的狠人都被秦军打服了,他们这些少则只有数百兵力,多则数千兵马的城池,根本无法抵挡司马错的秦军。
“父亲大人,我的死士,几乎都……死了。”
另外一处,司马师的心里在滴血。
司马师阴养的三千死士,与信陵君的三千门客有的一拼,但在王翦这一路秦军,以及张须陀这一路隋军的夹击下,三千死士死伤殆尽。
司马懿脸色阴沉。
他用尽了各种计谋,但对面是王翦、陈宫等智囊,又有秦琼、罗士信等勐将,司马懿的晋军苦战多时,也不能取胜。
投靠司马懿的九江王英布,被秦琼、罗士信联手战败,落荒而逃。
司马懿再也拿不出可以抵挡秦琼、罗士信的勐将。
王翦的百战穿甲兵、张须陀的八风营、秦琼的玄甲军,这些高阶兵种三面夹击,晋军大败。
“报!北宫纯兵败,为敌将蒙恬生擒!”
“报!桓温兵败,投靠夏军,正在向此地进军,距离此地不到一百里!”
战报陆续传来,司马懿更是皱眉。
他并非王翦、蒙恬、司马错、张须陀四大军团的敌手。
司马昭说道:“父亲大人,江东的明军正在攻略淮南,不如我们依附明军,还能活命。到时候,天下可能又会是三分的局面。”
“为今之计,只有如此了。”
權少搶妻:婚不由己
司马懿不敌王翦,干脆舍弃汝南郡,带兵向淮南逃亡。
王翦、张须陀趁势追杀,不少来不及逃亡的晋朝文武大臣被夏军活捉。
淮南,寿春城,一支兵马攻破这座城池,这座城池的城主被迫向来敌投降。
明军的旌旗插在寿春城的城头,而带兵攻破寿春城的是明军大将徐达。
江东明军的势力范围,扩张到了淮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