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長饒命
小說推薦酋長饒命酋长饶命
说实在,无不无上荣耀之类的,他不是很感冒,这就像领导给颁个奖状一样,口头上的表扬,然则实际用处一点没有,既没有升职、又没有加薪,不过是一张虚无的大饼,他这种社畜,最是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了,故而没见得有多稀奇。
不过他着实是对那个所谓“车”,很感兴趣,究竟是啥子构造的车,能够在这地穴世界可以运行呢?他这么久了,倒真是没咋见过。
仙家農女
又见山英似乎眼神泛泛,几分羡慕和楚楚可怜,一时间心底冒出想法来,于是问雪印到:“雪印,那车能坐几个人?能否让我跟山英姐一起坐上?”
这一言语,山英整个漂亮眼眸都亮了!
雪印则惊诧了片刻,他叙述的还算词句达意吧?无上的荣耀欸,那意思是要跟别人一起分享?这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对,这种荣耀自己独占鳌头不好吗?
“理论上来说,是只能坐一人,但实则其空间可以挤下两人…”雪印弱弱的咕哝道,且刻意瞥了一眼山英,意思是她不够格坐呀。
然则周全却根本不在意这些,只是说道:“那就安排两人同坐吧。”
山英乃武人,这情绪表达不见得委婉,于是立刻眼冒桃花,一把抓住周全的手,无比兴奋乃至亢奋的问周全到:“真的吗?你要我跟你一起坐乘?你确定嘛…别搞错了!”
“嗐,山英姐,你为了我,差点把命都搭上了,这份恩情我周全铭刻在心,不就邀请你坐个车嘛,跟你那些恩情相比,算不上什么的。”周全顺势拉过山英的手,一副豪车主人的架势。
“算不上什么?这可是荣耀之‘车’啊,你知道是何意思吧…何况我若与你共乘,他人岂可知你才是那猎手英雄?”
刺客信条:王朝
“这些都是虚名而已,要不要都无所谓,只要你能开心就好。”
“…虚名?只要我开心?”
山英吞了吞口水,她活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有男人这般…这般壕气!
她一个女圣武岂会知道,这种情节在千年以后,有个响当当的名字!唤作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玛丽苏情节…
“闺女,你跟着白舟好好玩一玩儿吧,不许再拒绝,人家有好意就收下,问那么多屁话干嘛…”山老当即提醒闺女到。
他虽对这些名头的事儿,也是很淡薄,但看周全对女儿这般阔气举措,心中还是不免豪气万丈的,格外欣喜,再者这周全也算半个他的学徒,如今出息如此,他更感自己眼光之犀利。
“知道了,父亲!”山英今儿个高兴,就懒得跟父亲再争执言语妥当性。
雪印无奈,邀请周全的车,还不是他想咋滴就咋地,只要硬下头皮去做安排,没多久,便将山英和周全带到了庭院外的仪仗队附近,见到了“车”,而这刚看到,周全顿时倒吸一口气!
这丫的,原来就是原始部落的车啊…
却见一只愣头愣脑的物种,大概吉普车般高低大小,就杵在那里,触角竖起,壳窝懒散…
小蜗,是你吗?小蜗!
没错,所谓载誉之车,就是一只偌大的蜗牛,它的壳经过一定的改造,蜗壳内直接可以塞下三四人,其里头坐乘处还铺着兽毛毯子,以及由草碎、木屑以及兽皮缝制成的皮包靠背,可谓顶级奢华标配。
此物唤作「座牛」,乃地底下稀有之物种,因其性格温顺,可饲养,且方便于地穴之中爬动,故而得诸多贵族喜欢,将其捉来以训练充当“车”用之。但这确实没什么威武可言,若不是它其旁边几个酋长随从分站两侧,补充一下架势倚仗,真就感觉场面几分滑稽…
甚至有点二次元!
有奴隶帮着打开蜗壳的轿门,周全扶着略显激动的山英上去,随后自己也跟着上去,与山英相对而坐,蜗壳伸头处有个驯牛人,在他呵斥和控制其蜗牛的皮质层,这所谓座牛便开始了怪异的挪动。
簌簌沙沙的,起初多少觉着不适,但乘坐片刻后,竟确实有几分舒坦感,其比地表上的一些生物厉害的是,它爬较斜的坡道时,并不感觉陡,且窝壳内能保持相对平衡,爬行速度意外的还蛮快,粗略大概骑自行车的速度,故而还是让周全蛮意外惊喜的…
一路可没少有围观的群众,他们记得上一次见到这场面,应该还得追溯到上一辈的英雄,估摸着得有十五年前,那时也正是石甲风光最盛的时节。
他的首猎成果一样斐然!干掉了一只一等恶兽级别威胁「烛狼」,一战成名,受嘉奖、乘座牛、受百千勇士捶胸膜拜…
更是自那之后,石甲成为了「勇者领头」的候选人!
现在周全正走着石甲当年的路,只不过在他最风光大盛的时候,座牛的蜗壳内,却不止他一人,而是选择了一个女人和他一同分享荣耀。
街道两侧的见闻者,那些部落子民投以敬畏的礼仪,虔诚、仰慕、赞扬…
也有说三道四者,主要是“载誉之车”内,竟同乘有两人,这个还是第一次见闻听说,难免有非议。
而此刻这话也传到了人群里,有一带着古怪木制面具的男人,闻声稍变,嘀咕道:“这小子好像提前知道些什么,似有防备。”
“别瞎琢磨,我听到他们说了,确实有两人,不过应该没大碍,一个近日前还受过重伤的女圣武,没什么战力,估摸着只是小子想求伴侣,故而让其一同乘坐作为求爱礼物的,确实够行的,我若是那女人,我或许也会跟了他,哈哈…”他身后一同伴说道。
不醉 小说
“别大意,我跟那白舟交过手,他可不简单,上一次我袭击未成,被这小子破解,险些有去无回呢!此人本事虽不行,但脑袋瓜子确实不错,我们还是小心点好…”
“一个「原始期」的圣武,一个重视初愈的女圣武,有脑子又咋样?怕个什么!就这水平,还不够我挥下几刀呢,你要是怕,就呆在这里别打搅我,我一个人就能完成,不过在「巫殿」领赏时,别出现你的身影!我去了!”
“影…等一下!”
正坐在蜗壳里的山英铮的一下坐起,拔出兜里的骨刺,像一只被惊觉的猎豹!
周全正想问她是不是要谋杀亲夫,但还没问出声来,就也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一股杀意,从人群中传来…
而且不知何时起,那几个酋长的随从也已然不见踪影,周全也当即明白过来,召集他入殿是假,密谋在这热闹市集,借人杂乱掩盖杀气,把他半路整死才是真!
“快出去!”山英一把推出周全,周全没反应过来,当即一个趔趄坐倒在地,但见空间仅容下两人的蜗壳之内,一个面具男人真不知在什么时候和情况下,出现了透明壳内,正与山英扭打在一起!
要说老猎手还是老猎手,这经验和反应,还是要比他这个新人快得多!
而周围看热闹的部落人见到有厮打的情况,立刻吓得四散逃开!
周全第一反应当然是要赶回去帮山英,他一个男人,哪能让一个女人把自己给保护了?再者,她被螯羊“死亡冲撞”后,身体状况并没有恢复太多,实力大减,这样也确实危险!
學霸女神超給力 小說
但就在他爬起身子,追赶了狂奔的蜗牛大概十几秒后,突然他定住了!
他刚经历了蜕变,有圣种破种成苗,现在对于灵气的捕捉则更为精准,很快就嗅出那顾带着腥味儿的灵气…
低劣、罪恶、狂暴、喋血!
是他!
那个夜半而来的袭击者,只不过这次好像杀意更甚!
回首,一柄长矛直面戳来,带着无尽的怒意和杀气!
长矛之后,是那狰狞如野兽的黢黑面孔,还有那熟悉的声音:“低贱的奴隶,今日没人救的了你,死吧!”
或许上一次是确实慌乱,可这一次,他周全,不但没慌,而且不地道的撇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