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
小說推薦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令她深深细想,墨深要吃煎饼、馄饨、汤圆……要玩儿投壶、猜谜,还要买灯笼。她已经全然顾不得了。
等她和墨深吃饱喝足,也玩了个尽兴回到酒楼时,却看到秋水和她的宇哥哥出现在他们的房间门口。
“姐姐,公子,你们回来了!”秋水又道,“姐姐,公子,我为你们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夫,王宇。”
“未婚夫?”
秋水解释道,“王公子家里和我家是邻居,父母在我们刚出生没多久就帮我们定下了婚约,原本我是要等到二十五岁出宫后就与他成婚的,可……”
秋水不用说,安悦也明白,自从秋水遇见她,和她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曲折的事情,哪儿还有时间去考虑成婚的事。
“要不进去谈吧。”墨深将房门推开,对安悦和秋水道。
“也好。”
进屋之后,王宇表明来意,今日碰巧碰上了秋水,是一定要带秋水回家成婚的。安悦见秋水的态度很是摇摆不定,就让王宇和墨深先闲聊几句,她则带着秋水来到屋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询问她,“你想跟王宇走,是不是?”
秋水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姐姐,其实我还没有想好。”
“那你喜欢那个王宇么?”
秋水道,“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有青梅竹马的情分,是喜欢的。可让我为难的是,我曾经答应过姐姐,要跟在姐姐身边一辈子,我不能因为突然出现的王公子,就背叛姐姐。”
安悦道,“这怎么能是背叛呢?虽然你说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将你禁锢在我的身边一辈子。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完整的人。而作为我,如果真的为了你好,是该放你自由,让你去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人生。所以,如果你真的选择了和王宇离开,我不仅不会怪你,还会给你一笔银子做嫁妆。”
秋水听了,感动不已,流下两行泪,一面擦一面哽咽着说道,“姐姐待我如此真心,此生能够遇上姐姐,真的是我的福气。姐姐的嫁妆银子我是一定不能收的,姐姐肯让我随王宇而去,已经是给我最大最好的礼物了。”
凡事不强求,是安悦现在的人生信条。
“好,都听你的。”她如此对秋水说道。
面包蜜语
回去后,安悦向墨深解释了这件事,墨深表示理解,当天晚上,秋水向两人告别,与王宇离开了。
次日一早,萧行彦让大公公送来兵符,用来号令军队,安悦拿过兵符,贴身放着,随后与墨深启程前往驿站,待她回到驿站的次日,军队到达驿站,安悦拿出兵符给将军看,将军见到兵符犹如见到萧行彦,当即跪下对安悦道,“末将听候姑娘差遣!”
事不宜迟,当日,安悦和苏之时派先锋前去打探白素山庄的消息,于次日一早攻上白素山庄。
此事陆霓裳与君倾心早就知道,本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可是,当他们看到攻上山庄的人数之后,才知道是小瞧了安悦和苏之时。
以陆霓裳和君倾心为首的武林人士和以安悦、苏之时为首的武林人士外加朝廷精兵混战在一起。战火在白素山庄内打响,短短一个时辰,死的死,伤的伤,墨深因不放心乘坐马车前来观战时,安悦和苏之时已经占了上风。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安悦和苏之时为了不让更多的武林人士牺牲,一人前去捉拿陆霓裳,一人前去捉拿君倾心。
君倾心的武功与苏之时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一曲笛音毕,君倾心已经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苏之时见此,立刻上前,点了他周身穴道,命人将其拿下,又对他说,“你若肯开口劝说陆霓裳主动放弃白素山庄,那么此事之后,我放你自由。”
君倾心本就纨绔,亦不是什么硬骨头,苏之时三言两语,说的他心动了,便和苏之时讲条件,“那要是我和陆霓裳都投降了,你和安悦能不能放了我们两个,武林中人都知道我喜欢陆霓裳,要是她活不了,那我也宁愿死。”
“你虽然纨绔,对陆霓裳却是真心,我很欣赏你这一点,不过,你提出的条件,得通过我和妻主的商议,若妻主不同意放了陆霓裳,那我也没有办法。”
君倾心从苏之时的嘴里听得出来,有希望,就对苏之时说,“行,那我就试试,看能不能劝说的动陆霓裳。”
安悦和陆霓裳正打的不可开交。
安悦力气大,可吃亏在身上没有兵器,虽然靠着力气大将陆霓裳摔了好几下,但身上也被陆霓裳手中的鞭子抽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
“霓裳!收手吧!”
两人正打的难舍难分,君倾心开始冲着这边喊话,“霓裳!我们已经失去了先机,已经败了!现在死了太多人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现在就交了兵器投降,你和我还有生还,获得自由的机会!”
陆霓裳听了君倾心的话,恶狠狠的冲着他骂道,“你这个懦夫!”
“是!我是个懦夫!可是我这个懦夫只想让你平平安安的!为了你的安危,霓裳,你可知道,我愿意死!”君倾心继续深情喊话。
谁知陆霓裳对安悦的进攻并没有停下,反而越来越激烈,她一鞭子甩在安悦的腰上,安悦的腰上立刻一条血痕,陆霓裳很得意,同时对君倾心道,“那你就去死吧!”
“她要我死?”君倾心一副受伤很深的样子,“苏之时,怎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你和安悦就能两情相悦,琴瑟和鸣,一心一意,羡煞旁人?凭什么我喜欢陆霓裳,她却让我去死?”
苏之时道,“你君倾山庄的人还在帮着陆霓裳,要我说,让你的人立刻停手,陆霓裳孤立无援,自然会知难而退。”
“苏之时,我可以答应你这么做,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君倾心凑到苏之时的耳边,将自己的想法一一告诉苏之时。
苏之时听了之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随后,君倾心让自己的人全部停手,陆霓裳和安悦的单打独斗虽然占了上风,但她很快就被小风带人围住,毫无退路可言,被逼无奈之下,陆霓裳交了兵器,投降了。
苏之时下令将君倾心和陆霓裳关进一个牢房里。
自此,苏之时与安悦将白素山庄夺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