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動
小說推薦蟬動蝉动
“嗝~~~”
华丽的酒店餐厅里,左重放下油汪汪的德国大肘子,发出了满足的饱嗝,看着一桌的山珍海味不禁陷入了自责,奢侈,太奢侈了。
连正在房间修养的毛毅可,也享受到了厨娘亲自上门料理的高端服务,这个服务正经不正经不知道,只知道毛厂长几天没出门了。
这些同样是德国人买的单,盛情实在难却,为了中德友谊,为了党国大业,为了领袖的嘱托,他们两人只能忍辱负重承受这一切。
护短师傅:嚣张徒儿萌宠兽 小说
“吧唧~吧唧~”
左重暼了一眼抱着猪脚酸菜啃得一头劲的归有光,拿起餐巾擦了擦手冷哼一声,丢人,爱吃酸菜就吃吧,正好适应一下东北生活。
随即他看了看手表,皱起了眉头,穆赫两天前说今天商量移交武器样品的事情,这都快下午了还不见对方人影,莫非又要耍花样?
结果说曹操就到,他正在这想着,穆赫身穿笔挺的军装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进来,两人见面后来了个热情的拥抱,充满了表面友谊。
穆赫坐下没有再绕弯子,开门见山地说起了样品移交的具体流程和条件,这是德国方面多方研究后的最终决定,总结起来有三点。
第一,只能单发射击的步枪也就算了,MG08重机枪以及75毫米榴弹炮这两个大杀器肯定不能在热闹的斯图加特市中心进行交接。
万一交接的时候有人发疯用它们攻击周围的市民,那此事的相关人员都得去监狱造肥皂玩,就算没打到人,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
所以德国人提出直接在乌尔姆港移交,过后他们直接乘坐货轮顺着多瑙河进入黑海,这与穆赫在柏林的时候说的一样(第609节)。
第二,移交不包括武器所使用的弹药,这些东西在沪上洋行有的是,只要有钱就能买得到,看来德国人很担心武器带来安全隐患。
尤其在柏林街头发生大规模交火事件的背景下,谁也不能保证中国人再次遇到袭击时不会用重机枪跟榴弹炮反击,那乐子就大了。
第三,鉴于德军自己也在扩充军备,每件武器只能提供一个样品并不得更换,仿制过程中出现的任何坏损都由国民政府自行承担。
更重要的是,民国未来按照图样生产出的德制武器,除非获得德国的允许,同时将一半利润交给德国,否则禁止向其它国家出售。
左重对前两点没有异议,还是那句老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卖武器的是民国,货物要从长江运输,他会给出更加苛刻的条件。
至于第三点,后面的那条反竞争条款非常正常,这是国际惯例,可样品的数量未免太少了,不要以为任何一支武器都可以当样品。
首先,样品都是千挑万选出的精品,再由经验丰富的工人手工处理,以保证零件拥有最小公差,甚至与设计图纸数据完全一致。
这么做的目的是方便绘制图纸,能够对不同批次的武器快速检测,调试机床上的夹具、刀头,绝对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到的大路货。
在国际军火交易中,默认规则是卖家提供3到5件样品,一件用作测试,一件用作测绘,一件用来做备份,从来没听说只给一件。
德国人利用扩充军备的理由少给样品,无非是不甘心或者就是单纯的恶心人,反正达成合作的时候双方没有确定具体的样品数量。
既然你不仁,
就别怪我不义。
左重端起高脚杯品尝了一口来自波尔多的红酒,微笑着朝归有光点了点头,跟这帮豺狼虎豹打交道,他怎么可能不做两手准备呢。
归有光不声不响的从桌子底下提出一个小皮箱,啪嗒一声将搭扣打开,拿出钢丝录音机摁动播放按钮,接着继续低头吃起了猪蹄。
“罗伊家族.”
“匡特家族.”
“成交。”
“成交。”
穆赫两眼冒火,见鬼,中国人竟然把他们在医院走廊里的对话偷偷录了音,里面有许多不能公开的机密内容,都怪自己太多话了。
不过对方究竟把录听设备放在哪了,自己为什么没发现,难道中国人搞到了什么新录音设备,思考良久他咬着后槽牙吐出两个字。
“卑鄙!”
“彼此,彼此。”
左重脸上露出笑容,用满是油花的右手搂住上校先生漂亮制服,目光陈恳地看着他:“我说了我不介意跟魔鬼合作,包括犹大人。
我们没有必要让商量好的事情发生新的变化,据我所知罗伊家族在美国有很多参议员朋友,一旦发生外交纠纷对贵国将会很不利。
再者说每种武器我只需要三件样品,你看,作为合作伙伴我还是很有良心的,这对伟大的德意志帝国来说不算什么,你说对不对。”
只要三件样品?
囚笼
穆赫强忍着给这个中国混蛋一拳的冲动,眼中闪过寒光:“你就不怕我将你留下来吗,劫车的日本人还活着,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哈哈哈,你不会的,你也不敢这么做,你应该知道我的手下今天一早都出去欣赏贵国风景了吧。”左重笑容满面的指了指餐厅外面。
野蛮人!
王巴蛋!
穆赫当然知道,几十个中国人一起涌出酒店融入了斯图加特的街头,跟踪人员根本无法一一跟踪,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不见。
显然这是中国人防止被灭口做的准备,谁也不知道出去的人当中有没有录音的备份,真要撕破脸皮,搜捕确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帝国的名声和样品哪个更重要不用多说,毛瑟公司、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公司的样品也很多,于是他很快就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穆赫死死的盯着他:“好吧,伱赢了,每种武器三件样品,明天上午8点一起在乌尔姆港交接,我方保证它们都是没使用过的合格品。
你方要保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德国境内,自从你们来了德国之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刺杀、交火、劫车,我不想再看到这些闹剧。
你方还要保证录音不会被第三方知晓,不然帝国的怒火绝不是国民政府可以承受的,明白了吗,明白了那就明天早晨见,王先生。”
“哈哈,合作愉快!”
左重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地摆动起来,似乎没听见对方说的狠话,便宜都占了还不得让人家发泄发泄,干情报也得讲人情世故嘛。
穆赫感受着手中的油腻,脑门上的青筋瞬间暴起,胸膛起伏不定喘息了很久,面无表情的问道:“这回王先生不会又偷偷录音了吧。”
“哎呀,不会,不会的。”
左重脸都快笑烂了,闻言拼命摇起了脑袋,顺便将正在录音的手机送回空间,情报人员之间怎么能说骗人呢,那是对方学艺不精。
搜神记 树下野狐
穆赫上下打量了他几下,发现除了裤子口袋有某种诡异的变化外,中国人身上确实不像是有录音设备的样子,餐厅就更不可能了,
这里到处是盖世太保和他们阿勃韦尔的人,不会看不到对方设置录音器材,穆赫想到这里神经慢慢放松,冷笑一声转身离开餐厅。
看他带人走远,一直低头干饭的归有光用沪上话含含糊糊问了一句:“王长官,要不要乃伊做特,这家伙的语气不善,我担心出意外。”
“吃你的猪蹄吧。”
左重白了一眼,然后将这家伙叫到露台沉声下令:“发暗号给外面的人,你找机会出去告诉他们今晚不要回来,明早乌尔姆港汇合。
如果我们发生了什么意外,将备份录音寄给欧洲的所有犹大裔商人、报社、大使团,事情办完通过其它国家撤离,千万不要恋战。”
“是,我马上就去,德国人的监视人员很好分辨,楼层3个、大厅5个、前后门加起来有7到8个,我想办法从员工通道出去传达命令。”
归有光说出自己的计划,又拍了拍腰间的手雷:“王长官你放心吧,就德国人那两下子还不如小鬼子呢,我一定可以护着你杀出去。”
杀,杀你个头!
还有,谁特娘没事往裤腰带上别手雷啊混蛋,也不怕一不小心变成人肉礼花,干了这么久情报工作,怎么还跟那些亡命之徒一样。
左重无奈的捂住脑袋,放弃了跟这个暴力狂交流的打算,摆摆手让他赶紧混蛋,随后扶着露台围栏,看着斯图加特的街景入了神。
德国人或许是懒得再折腾,或许是怕录音,总之当晚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左重就带着毛毅可、归有光和几个手下前往乌尔姆港。
乌尔姆港是一座小城,距离斯图加特一百公里,乘火车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每半个小时一班,公路交通也很方便,便于人员集结。
等左重等人下了火车乘坐马车到达港口已经是七点多,在港区一个偏僻码头, 他们顺利见到了穆赫和多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箱子。
交易双方面对面站着没有说一句废话,毛毅可打开木箱仔细检查很久,最后朝左重激动的比划了一个手势表明这些样品没有问题。
“咻~咻~~”
左重见状将手指放进口中打了个呼哨,几十个特务处人员从周围的货堆和建筑里走出来,手持武器警惕地盯着一脸紧张的德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