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遊方老盜

超棒的言情小說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第一百八十四章:你管着這叫人物小傳?展示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
小說推薦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
袁华还不知道他把视帝奖杯放在脚边被全国直播,正在接受周围人的道喜呢。
倒不是他故意这样做,下来后人家都跟他握手,拥抱,手上拿着奖杯不方便。
懂事的李易锋发现节目组旳摄像后,主动弯腰把奖杯从地上捡起来:“华哥,你奖杯能借我看看吗?”
“可以,随便看。”袁华很大方。
“放心吧,我不会给你玩坏的。”
“没事,我家里挺多的。”
这两年拿了不少奖,光是华鼎那次就得拿塑料袋装,更不要说两个影帝奖杯了。
虽然有的奖杯名气没有金鹰奖大,但这玩意重要的不是奖杯,而是上台那一刻。
李易锋:“……”
杨蜜:“……”
两人有被暴击到。
手上握着金鹰奖,看着底座上的名字,李易锋幻想要是哪天自己的名字也能上去就好了。
想着想着他还扣了一下,想知道是不是真金。
然后金漆掉了。
把他吓一跳,赶紧抬头,见袁华没有注意,他悄悄松口气,把奖杯翻了面还回去。
重新接过奖杯,袁华也注意到上面有个小黑点,以为是在哪儿磕到的,没在意。
电视机前,正在看直播的观众已经自行补脑了。
李易锋:“哥,奖杯还你。”
袁华:“小老弟,怎么还掉漆了啊。”
李易锋:“这我就不知道了。”
晚上,酒店罢了几桌,袁华请人吃饭,景恬端着橙汁,他端着酒杯给众人敬酒。
杨蜜和纹章喝得挺不是滋味,全程强笑,第一轮敬酒喝过之后就没站起来说过话。
回到房间,景恬拍了几张视后奖杯照片准备发微博,自己的不过瘾,她去袁华房间借他的视帝拍照。
一个小时候,微博更新。
九宫格的照片中,有她和袁华的剪刀手合照,有视帝视后奖杯放一起的合照。
“恭喜恭喜。”
“大甜甜终于拿到视后了,期待你的新剧。”
“实力派演员,实至名归。”
“你们俩什么时候合体,期待。”
“楼上,你说的是剧还是……”
这天,景恬的微博主页又多了一行字,代表作品,司藤。
这几年她是拍了不少戏,主角也演了很多,但不少是烂片,没好意思放在微博主页上。
不错的片子也有,比如神话,但那是配角,出场八集就死了,算不得代表作。
这次的司藤她是实实在在拿的奖,吃了袁华的很多苦,付出很多汗水,非常不容易,当然要显露出来。
有粉丝也注意到的主页变了,纷纷恭喜,好事者特意看了一眼袁华的主页。
代表作:风声,人在囧途,我是特种兵,神话,亲爱的,烈日灼心,鬼吹灯之寻龙诀……对不起,打扰了。
翌日,美美的吃完一顿营养早餐,袁华赶往剧组。
他只请了一天假,下午还有他的戏,不能迟到。
中午,化好妆后和众人见面。
“袁老师,恭喜啊,晚上摆两桌吗?”
刘思思说道。
袁华比了个ok手势。
刚坐下没多久,导演陆洋过来了,手上拿着一个厚厚笔记本,这是袁华写的沈炼的人物小传,借给周一维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导演手里。
“你管这叫人物小传?”
看了一个通宵,眼睛通红的陆洋说道。
“怎么到你手上了。”袁华好奇。
“你不是沈炼吗,怎么还把丁修的门派,师傅都写出来。”
“了解对手人物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正常个屁啊。”陆洋激动,唾沫喷子都出来了:“你这都可以单独开一部戏了。”
袁华写的很全,丁白缨,原戚家军高手,师兄陆文昭,弟子丁修,丁显,丁泰……
如果陆洋看过绣春刀之修罗战场的话就会发现,很多设定都是那部戏里的。
袁华摸着下巴想了想,又看了看陆洋:“也不是不行哈,要不,咱俩试试?”
“不干!”陆洋疯狂摇头。
这部绣春刀都没上映呢,还不知道票房如何,得经过观众检验之后才能决定第二部的事。
如果票房扑街,一切免谈,还费钱弄什么第二部。
“资金算我的,你当导演!”
“可以考虑。”陆洋咧嘴一笑。
只要他不出钱就行,亏本也不是自己亏,袁华这个冤大头愿意拍就拍呗,票房好的他多一部代表作,票房扑了也没损失。
“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把故事大纲完善,等杀青就找编剧弄剧本,到时候少不了麻烦你参与。”
“你认真的?”陆洋愣住。
事关几千万投资,三言两语就拍板,要不要这么冲动草率?
论一妻多夫制 二十九楼
怎么也得等这部上映试试水再说吧。
“当然,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袁华认真道:“老路,要不你来我公司算了,保证你以后有的是戏拍。”
一心影视说是影视公司,其实就是工作室规模,制作剧全是找外包团队做,钱都给外人赚了,不划算。
还不如拉几个导演加盟,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做大做强。
陆洋年轻有为,能加班,能吃苦,也有想法。
“不去。”陆洋摇头。
他自己也有影视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好歹自己是老板,这几年打出名气后不缺戏导。
艺人流行跳槽自己做工作室,导演何尝不是一样。
杀狼贤者
好不容易从老东家出来呢,现在加盟袁华,和之前有什么两样。
“不过你要是有不错的剧本可以找我,这个我很乐意。”
暗道可惜,袁华道:“那我要绣春刀改编权可以吗。”
“可以,你要就拿去吧。”
这边没杀青,龙标没拿到,票房如何完全没有结果,袁华要考虑的事太远了,在他看来不合符实际。
就像有的人皮包都没开,就想小马拉大车。
“谢了。”袁华拱手:“回头版权费打给你。”
“害,要什么版权费。”
现在拍摄的绣春刀是一个完整故事,袁华那个可以说是另外一个故事了,除了主角也叫沈炼。
“那不行,该拿还得拿,对了,这些服装道具你在哪儿找的,联系电话给我,回头省得我麻烦。”
淦!
陆洋瞪大眼睛,这特么是要抄袭我啊。
用了我的人物,还有用我的服装道具。
“服装道具都是我们公司自己做的,你要用的话找我就行。”
“这感情好。”袁华露出满意笑容:“要不连着摄像组,导演组,服装道具组一块打包给我算了。”
看出袁华是真的要搞第二部,陆洋心里挺不是滋味,他费劲心思筹备了两年才弄出现在的规模,袁华上来就是ctrl+c。
但绣春刀这部电影他重来没想过做成系列剧,人家能弄出来是别人的本事。
现在反悔也有点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看过袁华的人物小传,知道很多设定。
做第二部的话,难免要ctrl他一下,落个抄袭名声。
要是不用他的设定,感觉又没什么意思。
“服装道具的事以后说,你刚刚说版权多少钱来着?”陆洋拉着袁华进导演棚。
……
绣春刀八月中旬开机,正是酷暑时节,几个主演每天大戏拍下来,身上都是湿透的。
十月之后天气转凉,秋高气爽,别提多舒服。
好日子没过几天,冬天来了,穿着单薄的戏服拍戏,腿冻得直哆嗦,常常是拍完戏马上披一件外套。
十二月底,绣春刀杀青。
最后一场戏拍完,导演把一众主演叫到一起。
“杀青了,也没什么好东西送大家,一人给你们一套飞鱼服绣春刀,回去做个纪念。”
说着几套洗干净的飞鱼服拿上来。
“莪说陆导,你也是真够抠门的,是不是不想请客吃饭?”
“这都被看出来了?地主家也没余粮,大家凑合吧。”
绣春刀拍到后面经费超了,作为导演和投资人之一,他又垫了一部分,现在穷得叮当响,就指望绣春刀能火一把。
不然房子要被银行收了。
当然,虽然资金困难,还不至于连几顿饭都请不起,只是说玩笑话罢了。
拿起绣春刀挽了个刀花,袁华笑道:“东西我收下了,小陆,秀春第二部咱们明年开机,记得安排好时间。”
众人大汗。
袁华这脸翻得不是一般快,没杀青的时候一口一个陆导,杀青之后马上变小陆了。
不过也就袁华敢这么说,开机后大家才知道,陆洋也是北电出来的,别看长得成熟跟大叔似的,其实还是袁华师弟,只不过他是导演系的。
王千源开玩笑道:“华哥,你看第二部我还有机会吗?”
这些日子袁华只要一闲下来就搞剧本创作,他们都看在眼里,知道他要弄第二部。
“你一个死人就别凑热闹了。”
沈炼的两个好兄弟,大哥卢剑星被斩首示众,三弟靳一川提丁修挡黑枪死亡,再有下一部两人肯定不能出现。
死人复活算什么事。
就算角色改名字,都是同一张脸,观众看了出戏。
“袁老师,我没死,还能演吗?”刘思思问道。
她饰演的周妙彤没死,和沈炼在一起了。
“那不一定。”袁华看向陆洋:“他要是给你剪了呢。”
拍的时候两人确实在一起了,但前世他看的绣春刀里并没有明确表示沈炼和周妙彤在一起,而是留了悬念。
可见刘思思的戏份是被删减了的。
从这些日子的戏份来看,还删减了不少。
“陆导,你不会删我戏吧?”刘思思可怜的对陆洋说道。
三个大男主戏,她的戏份本来就不算多,这要是再删一点,还能剩下多少?
“放心吧,不会的,我还指望你拉观众呢。”陆洋当场打包票。
虽然不知道袁华是怎么看出的来的,但他确实有删除周妙彤戏份想法。
一开始添加周妙彤这个角色是想综合一下观众口味,三个大男人的戏份难免太过枯燥,同时也让沈炼有了感情戏后表现更加有血有肉。
结果拍下来,他发现三个大男人刀枪拼杀的场面更热血,儿女情长反而有点多余了。
当然,现在肯定不能和刘思思说实话,后期推给剪辑就行了。
拍完绣春刀,袁华没有回魔都,而是去了湘南,参加跨年演唱会。
没几天了,从横店飞魔都,待不了两天又得从魔都飞去湘南,一来一回太麻烦。
现在去湘南卫视还有彩排,休息两天就差不多跨年了。
……
湘南国际会展中心。
刚到酒店袁华就过来彩排,进场后全是熟人。
台上是汪锋,台下有韩虹,杨蜜,热芭,李易锋,杨羊,景恬,她们三三两两坐着聊天。
剩下的都是圈内有名的歌手,或者是当红小花。
大家排队彩排呢,等得无聊,还有人斗地主。
坐到景恬后面一排,袁华拍她肩膀:“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
回头,景恬惊喜,站起来抱着他的后背:“你不是说下午才到吗?”
“闲着没事就过来了,你的戏拍完了吗?”
“杀青两周了,刚刚大家还在聊呢?”
“你穿这么少,天冷了也不知道加衣服。”袁华发现不只是景恬,杨蜜,热芭她们穿得也少。
“我里面有保暖毛衣,你看。”
“咳咳!!”杨蜜看不下去了:“你们俩就别我们这些单身人士面前秀恩爱了吧。”
“咦,你也在呢?”
杨蜜:“……”
感情现在才看到我。
“华哥,听说你要做绣春刀续集?”杨蜜问了件正事。
“你怎么知道?”
“群里都聊开了,刘思思跟胡戈说的,胡戈跟大家说。”
袁华想起来,刘思思和胡戈一家公司,他也好久没看群了,没注意这些消息。
“确实有这回事。”
“差不差钱,大家再合作一把呗?”
“额,剧本都没出来呢。”
“出来就没我什么事了。”
要的就是没出来,剧本出来,角色就定了,后面再改就不容易了,她还想着捞个女角色呢。
袁华这厮只要是自己出演的剧,一般没亏的,跟他后面没错。
“不好说,现在什么都没定,后面有机会再聊。”
资金袁华不差,差的是一起扛风险的人,不过现在说这些太早了,剧本,拍摄预算,都没出来。
“你看,有我适合的角色吗?”景恬笑眯眯问。
她可不放心让杨蜜跟着袁华拍戏,袁华吃亏怎么办。
“应该有。”袁华想了想说道。
杨蜜紧接着道:“正好,我们三个一起上!”
古剑已经吃过一次甜头,她可不会轻易放过袁华。

超棒的小說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 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司藤雙雙拿獎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
小說推薦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
晚上,湘南卫视金鹰奖现场,袁华刚坐下,周围不少人过来打招呼。
“这不是袁华嘛!”纹章大笑着走过来拥抱:“好久不见了。”
当初演奋斗的时候大家都是新人,几年不见,各自都混出头了,王洛丹四小花旦, 拿了影后,袁华四大小生,两影帝加身。
他稍微差点,但也仅仅是和袁华相比。
这几年片约不断,演的基本都是主角,现在正朝着电影发展。
“好久不见。”袁华简单寒暄几句。
这哥们可是个雷子,早晚要爆的,能远离尽量远离。
“说起来咱们这次是竞争对手, 一会不管谁拿了最佳人气男演员都要请客吃饭。”
纹章笑容不变。
他提名的是雪豹。
这部戏播出快两年了, 质量不用说,收视率就是最好的证明,几大电视台轮播了不知道多少次。
袁华的司藤是新剧,还是偏向偶像类型的,怎么能和他打。
说这话不过是给他一个台阶下,免得拿不了奖尴尬。
袁华谦虚道:“一定一定。”
纹章笑容僵了两秒,直愣愣的看着袁华。
这话说得,好像一会一定能拿视帝似的,好赖话听不出来吗,我是给你留面子。
“袁老师,好久不见又变帅了。”纹章背后,早就等着的张若云钻出来打招呼。
雪豹是他老子投资制作的,他在里面男二号, 这次也有提名拿奖,不过不是最佳人气男演员。
“这话我爱听。”拍着他的肩膀,袁华道:“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瞎混。”
嘴上这么说,张若云脸上的骄傲根本没隐藏。
当初参加大学季一年级那批人, 可以说他是混得最好的,热芭,杨羊,赵丽影,杨影她们,没一个能比得上他。
之所以能把同学们甩得这么远,自然是离不开他的努力,坚持,日复一日的汗水,以及导演爸爸的支持。
热芭她们还在演配角,他已经演上两部主角了。
两部戏导演都是他老子。
“瞎混都能混到金鹰奖,让热芭,谭淞韵她们听到,恐怕要把你打死。”
“我就是来走个过场,陪跑的。”
在袁华和张若云说话间,杨蜜和李易锋也过来了。
一时间袁华身边围了不少人。
其他嘉宾看到这一幕也见怪不怪,在娱乐圈混, 只要你够红,身边永远不缺朋友。
袁华正当红,人气高涨,愿意和他结交的人只多不少。
半小时后,金鹰奖正式开始,所有人入座。
李易锋坐在袁华背后,有点紧张,手心全是汗,他是第一次来金鹰奖。
曾经去过一次华鼎,在看到袁华用塑料袋装奖杯后他便有了人生目标
这会看着前面的袁华和旁边的杨蜜等人谈笑风生,他不禁生出几分佩服,人家入围的是视帝,还那么风轻云淡,仿佛胜券在握。
电视机前,观众同步看直播。
金鹰奖全程时长一个小时,出场明星多,对喜欢追星的人观众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金碧辉煌的舞台上,无数灯光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只3d影响雄鹰,雄鹰绕着全场飞舞,最后落到舞台。
同一时间,舞台上空,景恬从天而降,下方早已准备好的伴舞开始跳舞。
在灯光衬托下,景恬的长裙闪闪发光,舞台出身的她身姿灵活,翩翩起舞时就像一只真正的金鹰。
舞蹈最后,她一步步走到台前,张开双臂,和大屏幕的金鹰奖标志动作一致,所有灯光聚集在她身上。
灯光从景恬身后打来的,全照射在观众席上了,晃得袁华眼泪直流。
“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当金鹰女神,确实亮眼。”
杨蜜羡慕道:“金鹰女神不只是亮眼,是对女艺人商业价值的一种体现,能当一回金鹰女神的好处不比拿最佳人气女演员差。”
每届视后只有一個,金鹰女神也只有一个。
视后可以是中年女星,大龄女星,可以没有人气,但金鹰女神一定是当红女星担任,漂亮,人气高,粉丝多的。
袁华笑笑:“以你的人气,下一届说不定就是你。”
“我就算了,人脉不行,没这机会。”
杨蜜没说实力不行,说的是人脉。
金鹰奖主办方是湘南卫视,如果说视帝视后需要评委,观众投票,那金鹰女神完全是台里一言堂说了算。
实力到了还不行,还得和湘南卫视关系好。
比如袁华,和湘南卫视合作次数多了,互利互惠,加上自身名气够大,人家就愿意给他面子,把金鹰女神给景恬。
撇头,想到了什么,袁华对杨蜜道:“怪不得你今年没少往湘南卫视跑,快本一年上七八次。”
被拆穿,杨蜜有点尴尬:“正常商业往来,有时候是宣传,有时候是帮朋友忙。”
“那你今年的元宵,跨年来湘南卫视吗?”
“来!”
不只是今年,未来几年的元宵晚会,跨年她都会来湘南卫视。
在众多电视台中,湘南卫视娱乐氛围是最重的,也是名气最大的,这里可以说是艺人第二战场。
能往湘南卫视靠就尽量往这边靠。
“你呢,你今年去湘南卫视还是番茄卫视?”
杨蜜知道袁华的路子野,和湘南卫视和番茄卫视合作挺多的。
袁华耸肩:“我无所谓,看谁比较有诚意吧。”
杨蜜:“……”
话刚出口她就知道袁华要装逼了。
也是,以袁华现在的影响力根本不缺去处,有的是电视台请他,不像她们,早早的赶着报名。
她还好点,至少有名气,人家能多看几眼,像热芭她们参加湘南卫视的节目都是没出场费的,吃住自己解决。
就这,多少人想上湘南卫视的节目都没门路。
“感谢景恬,今年的金鹰女神很美……”台上,主持人汪函开始工作:“今年金鹰奖一共806部作品报名,其中电视剧168部……”
能报名的都是上星电视剧,168部,这个数据很恐怖。
虽然是两年内的,但也不少了,平均一年八十四部上星,如果算是没上星的,数据再翻个三倍不是问题,算上被压着没播的,还能翻两翻。
可见影视行业有多火爆。
行业发展好,头部艺人片酬也跟着水涨船高,现在的娱乐圈已经开始有天价片酬的苗头。
谷佃
“获得第26届金鹰奖电视剧最佳作品奖的是,1921!恭喜!”
“获得第26届金鹰奖电视剧优秀作品奖的是,厂花,少林寺传奇之大漠英豪,古村女人,奢香夫人,永不磨灭的番号……”
最先颁布的是团体奖,拿奖的人很多,特别是优秀作品奖,一共十七部获奖,差不多是入围的三分之一。
第二颁发的是观众喜爱的电视剧男演员奖,观众喜爱的电视剧女演员奖。
一共八个名额,男女各四,拿奖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上一届,视帝视后叫最受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乍一看和这个差不多,不看仔细点容易搞混淆。
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美术,最佳录音,最佳照明,最佳纪录片,最佳主持人……
四五十分钟下来,主办方颁发了很多奖杯,袁华估算了一下,拿奖的人差不多七八十个。
李易锋都拿了一个,虽然他也搞不懂哪个奖是什么意思。
也难怪人家说金鹰奖是电视剧三大奖中含金量最低的。
最后,颁发最佳人气男女演员奖,也就是视帝视后。
“获得第26届金鹰奖最佳人气女演员奖的是……”
杨蜜呼吸一屏,静静望着台上入围几部作品,司藤,古剑在其中。
“景恬都金鹰女神了,应该不会是视后吧?”
她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司藤,景恬!”台上,汪函的话像一柄大锤砸在她的胸口,让她呼吸困难。
知道自己有提名,景恬在开场跳完舞后就回到后台换下服装,静静坐在台下等候。
念到她名字后,笑颜如花,轻轻提起裙摆上台。
可惜离舞台太近,都没能多走几步。
视后的奖杯是一个镀金女人双手托举着雄鹰,分量不重,但景恬却感觉很重。
背得滚瓜烂熟的获奖感言忘得七七八八,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少网友都说她拍的是烂片,平时没少被喷,打开的微博评论区,常常是毁誉参半。
她性格有点内向,内心敏感,是个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要不也不会用小号偷偷和网友对线了。
现在拿了视后,终于扬眉吐气了,一会一定要狠狠打喷子的脸,
“谢谢主办方能把这个奖颁给我,我会更加努力的,也感谢袁华对我的鞭策,片场被他骂哭过n多次。”
现场嘉宾哈哈大笑。
一大堆目光聚集过来,袁华轻轻挠头。
他们俩明明是互相鞭打,呸,鞭策!
“总之谢谢大家的喜欢,希望以后能给观众带来更多优秀的作品……”
“谢谢景恬的发言,祝贺你,接下来要颁发的是最佳人气男演员,入围的有雪豹纹章,司藤袁华……”
袁华暼了一眼旁边的杨蜜,发现她脸上无悲无喜。
“一时失意不算什么,下次再拿回来就会。”
实话实话,杨蜜在古剑里的表演一般般,拍的也不用心,还三天两头请假,远不如司藤中景恬惊艳。
落榜完全在意料之中。
“没事,早就看开了。”杨蜜笑道:“不过师哥,下次你有戏一定要记得找我,我也想你鞭策鞭策。”
袁华老鹰比了,好剧都留给自己人,景恬能拿视后至少有他一半功劳。
听说拍戏的时候没少手把手调教。
古剑就不一样了,从头到尾都没见过他的几次身影,偶尔电话过问几次。
都是他投资的项目,司藤是大奶,她们是小三,差距不是一般大。
“一定一定。”袁华敷衍。
杨蜜四岁踏入片场,小时候还和星爷演过苏乞儿,她是最后骑在星爷头上的那个小女孩。
五岁加入表演儿童班级开始学习表演,往后的岁月基本上在片场长大,她演过的戏比袁华都多。
估计是拍戏多了,表演很匠气,太过于表面,一直演的都是情绪。
她的哭,她的笑都是自己的哭,自己的笑,完全不是角色的。
满分一百分,她的表演最多七十。
“获得第26届金鹰奖最佳人气男演员奖的是,司藤,袁华,恭喜袁华!”
台上已经叫到袁华名字,他还在和杨蜜说话,直到大屏幕把他投映上去。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咳咳!”李易锋大声咳嗽。
四周寂静,袁华想到什么,扭头一看,屏幕上是他。
刚刚没注意听,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拿奖,一时间不敢动,要是不是他,那也太丢脸了。
“老板,叫伱呢,拿奖了!”李易锋低声说道。
反应过来,袁华急忙起身,都没顾得上和身边的人握手,径直向舞台走去。
电视机前,粉丝笑了。
“好嘛,这心可真够大的。”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小说
“吾辈楷模,拿奖哪有把妹快乐!”
“怪不得能聊这么久,大蜜蜜确实挺大的,换我我也得走神。”
“一会的热搜标题我都想好了,震惊,颁奖典礼,袁华竟然对杨蜜做出这种事。”
“话说刚刚纹章是要干嘛,拿奖吗?”
此时,台下,有一个人的表情也很精彩。
念到袁华的名字时,纹章心里拔凉拔凉的,精神都有点恍惚,结果迟迟不见袁华上台,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拿奖的可能是他。
刚扣上西装纽扣起身呢,袁华站起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机智得一批的他马上鼓掌。
简单在台上说了几句,袁华下来。
影帝都两个了,一个视帝他还不至于太激动,再说,这也不是白玉兰,飞天奖。
金鹰奖视帝视后评选方式是观众投票加评委打分,其中评委打分占重比较大,大概是4:6样子。
而评委都是主办方湘南卫视请的,懂的都懂。
最近几届,金鹰奖普遍偏年轻化,拿奖的都是年轻人居多,或者说是在湘南卫视播出的剧多一点。
“袁华在干嘛呢?”
“哎呦卧艹!”
“牛逼啊!”
“肯定是大哥手太累,所以放一放。”
袁华的位置在过道边,坐下后他把奖杯随手放在脚边,这一幕被摄像播了出去,呈现在全国观众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