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香奈兒不香

火熱連載小說 農門長姐:我嬌養了五個大佬弟弟笔趣-第171章 爲什麼他還活着閲讀

農門長姐:我嬌養了五個大佬弟弟
小說推薦農門長姐:我嬌養了五個大佬弟弟农门长姐:我娇养了五个大佬弟弟
“青青,你在发什么呆呀?赶紧进马车,等一会我让他们先送你回长公主府里去!”
余氏看见自己女儿发呆,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愉。
神級戰兵 小說
这里可不是辅国公府里,而是镇国公府的门口,如果陆青青在这里失态的话,相信明天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
“娘……”
陆青青的声音都有一些颤抖了。
“怎么了?”
余氏也终于发现自己女儿的异常,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耐烦。
陆青青这才伸出自己颤抖的手指,指向刚刚从马背上下来的少年。
“世……世子爷……”
陆青青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那神情仿佛是见了鬼一般。
神情中划过了深深的懊恼!
此刻,她真的很期望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个少年并没有回来,而是死在了边关!
“赵柏之!他……他居然还没有死,这,这怎么可能呢!”
余氏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赵柏之刚刚走下马,就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随即抬起他那一张苍白的脸看了过来。
陆青青。
那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千金小姐。
可是此刻的她却梳着妇人才会梳的发髻,赵柏之瞬间就意识到对方已经成亲了。
“余夫人,陆姑娘!”
赵柏之对着两个人拱了拱手,他也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镇国公府外遇见她们两人。
“世子爷……”
余氏伸出手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感受着上面传来的刺痛,这才回过神来。
“余夫人,柏之已经很久都没有回来了,先进去拜见爹娘!”
赵柏之说完这一句话,还闷声的咳嗽了起来,脸色似乎比刚刚更加的苍白了。
这时,看门的小厮也认出了赵柏之,整个人像鬼上身似的,疯狂的跑进了镇国公府里面。
重生 劍 神
“喜事!大喜事……”
小厮一边跑着一边大声的叫着,语气中也带着丝兴奋。
没一会,就跑到了镇国公的书房外面。
“国公爷喜事,天大的喜事!世子……世子爷他回来了!”
小厮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在镇国公的书房外大声的叫着。
“混账!国公府里,从来都不允许大声喧哗,你这个小厮刚来的吗!”
国公府里的管家急忙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劈头盖脸的就对着小厮训斥着。
可是,当他定过神来发现这个小厮居然是自己三姨娘的四姑父的小儿子时,这才愣住了。
“管家,是喜事!天大的喜事!世子爷,世子爷他回来了!”
异能专家 小说
小厮被管家这么一说也立刻回过神来,瑟缩了一下随即低下的脑袋。
“咔擦……”
书房里传来的茶杯落在地上摔碎的声音,镇国公赵昌随即一脸激动的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人呢?柏之他人呢?”
“国公爷,世子爷此刻正在大门口和辅国公府的女眷们打招呼……”
小厮的话还没有说完,镇国公就已经大步的离开了。
与此同时后院的陈氏也已经听到了消息。
此刻她正在让丫鬟给她试着老夫人送给她的那一根珍珠发簪。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大黑哥
品相这么好的珍珠,以前她想买也要费好大一番功夫!
“你说什么世子爷他居然回来了?不!这不可能……”
陈氏说到这里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今天的事情如果你们敢透露出半个字,不仅仅是你们,就连你们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的!”
陈氏说完,那一双阴侧侧的双眼,扫视着屋子里的丫鬟们。
丫鬟们听见自己主子这样说,扑通扑通的跪了一屋子。
“夫人,奴婢不敢!”
听见丫鬟们这样说,陈氏这才放了心。
能够进她屋子里的人就算不是心腹,那么卖身契也是拽在了她的手上的!
“好了,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国公爷吧,我们立刻去大门外迎接世子爷!”
陈氏说完这一句话,轻轻的把自己发髻上的珍珠发簪给拿了下来。
随即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哼,没想到你的命居然这么的大!给你下了那样的毒都没有死,不过你既然回来了,那么……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陈氏阴测测的想着,随即领着一众丫鬟走向了外面。
至于角落里的那一根珍珠发簪,此刻已无人问津。
老夫人的院子里此刻十分的安静,只有一个老嬷嬷在房间里面收拾着。
老夫人正跪坐在菩萨的面前,诚心的念经祈福。
刚刚陆青青母女两个人的出现,让她的心里出现了一丝波澜。
老嬷嬷看着跪坐在佛像前的老夫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老天爷,如果你真的有眼的话,就让世子爷早一些回来吧。”
老嬷嬷想到这也跪坐在赵老夫人的不远处,默默的祈福着。
镇国公府门外,陆青青失魂落魄的坐在马车里。
余氏脸上的神情也是异常的,难看她没想到一个死了这么久的人,居然还能够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京城里。
就算他现在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似乎已经病了很久,可是他这个人还活着呀!
“娘,你说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活着!”
陆青青脸上的神情有一些扭曲。
此刻她内心已经十分的不平了,为什么!为什么赵柏之还能够活着回来?
这大半年他没有死,为什么又不写信回来?害得她嫁给他人,又不幸做了寡妇!
“青青,我苦命的青青呀,为什么你的命会这么的苦!”
余氏也抹着眼泪。
“镇国公,镇国公府里的人肯定早就知道了赵柏之没有死,不然当初你成亲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出来阻拦!”
余氏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在了镇国府上!
当初,她们和大长公主府,可是换了跟帖,等到定亲的时候,镇国公府里的人才知道的。
“娘,你说,我和柏之哥的婚事,还算数吗?当初我们可是以为他为国捐躯了,才会嫁进大长公主府里……”
陆青青说到这里,眼神中立刻有了光彩。
余氏听见她这样说,眸光也动了动。
“青青,不过今天你就搬回辅国公府吧,等一会儿娘亲陪着你一起去大长公主府,把这件事情和大长公主好好的谈一下!你还这么年轻,已经为她儿子守寡了半年,足够了!”
余氏再一次把主意打到了镇国公府。
赵柏之哪怕看着生了重病,可至少人还活着呀!
而且她可是和他娘亲定下了这一门婚事!
她可是知道,赵柏之是最孝顺的一个了!
每一年都会到他娘云氏的坟上祭拜!又怎么可能拒绝云氏给他定下来的娃娃亲!

爱不释手的小說 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 愛下-第六百七十二章 奪回白素山莊鑒賞

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
小說推薦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令她深深细想,墨深要吃煎饼、馄饨、汤圆……要玩儿投壶、猜谜,还要买灯笼。她已经全然顾不得了。
等她和墨深吃饱喝足,也玩了个尽兴回到酒楼时,却看到秋水和她的宇哥哥出现在他们的房间门口。
“姐姐,公子,你们回来了!”秋水又道,“姐姐,公子,我为你们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夫,王宇。”
“未婚夫?”
秋水解释道,“王公子家里和我家是邻居,父母在我们刚出生没多久就帮我们定下了婚约,原本我是要等到二十五岁出宫后就与他成婚的,可……”
秋水不用说,安悦也明白,自从秋水遇见她,和她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曲折的事情,哪儿还有时间去考虑成婚的事。
“要不进去谈吧。”墨深将房门推开,对安悦和秋水道。
“也好。”
进屋之后,王宇表明来意,今日碰巧碰上了秋水,是一定要带秋水回家成婚的。安悦见秋水的态度很是摇摆不定,就让王宇和墨深先闲聊几句,她则带着秋水来到屋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询问她,“你想跟王宇走,是不是?”
秋水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姐姐,其实我还没有想好。”
“那你喜欢那个王宇么?”
秋水道,“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有青梅竹马的情分,是喜欢的。可让我为难的是,我曾经答应过姐姐,要跟在姐姐身边一辈子,我不能因为突然出现的王公子,就背叛姐姐。”
安悦道,“这怎么能是背叛呢?虽然你说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将你禁锢在我的身边一辈子。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完整的人。而作为我,如果真的为了你好,是该放你自由,让你去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人生。所以,如果你真的选择了和王宇离开,我不仅不会怪你,还会给你一笔银子做嫁妆。”
秋水听了,感动不已,流下两行泪,一面擦一面哽咽着说道,“姐姐待我如此真心,此生能够遇上姐姐,真的是我的福气。姐姐的嫁妆银子我是一定不能收的,姐姐肯让我随王宇而去,已经是给我最大最好的礼物了。”
凡事不强求,是安悦现在的人生信条。
“好,都听你的。”她如此对秋水说道。
面包蜜语
回去后,安悦向墨深解释了这件事,墨深表示理解,当天晚上,秋水向两人告别,与王宇离开了。
次日一早,萧行彦让大公公送来兵符,用来号令军队,安悦拿过兵符,贴身放着,随后与墨深启程前往驿站,待她回到驿站的次日,军队到达驿站,安悦拿出兵符给将军看,将军见到兵符犹如见到萧行彦,当即跪下对安悦道,“末将听候姑娘差遣!”
事不宜迟,当日,安悦和苏之时派先锋前去打探白素山庄的消息,于次日一早攻上白素山庄。
此事陆霓裳与君倾心早就知道,本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可是,当他们看到攻上山庄的人数之后,才知道是小瞧了安悦和苏之时。
以陆霓裳和君倾心为首的武林人士和以安悦、苏之时为首的武林人士外加朝廷精兵混战在一起。战火在白素山庄内打响,短短一个时辰,死的死,伤的伤,墨深因不放心乘坐马车前来观战时,安悦和苏之时已经占了上风。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安悦和苏之时为了不让更多的武林人士牺牲,一人前去捉拿陆霓裳,一人前去捉拿君倾心。
君倾心的武功与苏之时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一曲笛音毕,君倾心已经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苏之时见此,立刻上前,点了他周身穴道,命人将其拿下,又对他说,“你若肯开口劝说陆霓裳主动放弃白素山庄,那么此事之后,我放你自由。”
君倾心本就纨绔,亦不是什么硬骨头,苏之时三言两语,说的他心动了,便和苏之时讲条件,“那要是我和陆霓裳都投降了,你和安悦能不能放了我们两个,武林中人都知道我喜欢陆霓裳,要是她活不了,那我也宁愿死。”
“你虽然纨绔,对陆霓裳却是真心,我很欣赏你这一点,不过,你提出的条件,得通过我和妻主的商议,若妻主不同意放了陆霓裳,那我也没有办法。”
君倾心从苏之时的嘴里听得出来,有希望,就对苏之时说,“行,那我就试试,看能不能劝说的动陆霓裳。”
安悦和陆霓裳正打的不可开交。
安悦力气大,可吃亏在身上没有兵器,虽然靠着力气大将陆霓裳摔了好几下,但身上也被陆霓裳手中的鞭子抽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
“霓裳!收手吧!”
两人正打的难舍难分,君倾心开始冲着这边喊话,“霓裳!我们已经失去了先机,已经败了!现在死了太多人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现在就交了兵器投降,你和我还有生还,获得自由的机会!”
陆霓裳听了君倾心的话,恶狠狠的冲着他骂道,“你这个懦夫!”
“是!我是个懦夫!可是我这个懦夫只想让你平平安安的!为了你的安危,霓裳,你可知道,我愿意死!”君倾心继续深情喊话。
谁知陆霓裳对安悦的进攻并没有停下,反而越来越激烈,她一鞭子甩在安悦的腰上,安悦的腰上立刻一条血痕,陆霓裳很得意,同时对君倾心道,“那你就去死吧!”
“她要我死?”君倾心一副受伤很深的样子,“苏之时,怎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你和安悦就能两情相悦,琴瑟和鸣,一心一意,羡煞旁人?凭什么我喜欢陆霓裳,她却让我去死?”
苏之时道,“你君倾山庄的人还在帮着陆霓裳,要我说,让你的人立刻停手,陆霓裳孤立无援,自然会知难而退。”
“苏之时,我可以答应你这么做,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君倾心凑到苏之时的耳边,将自己的想法一一告诉苏之时。
苏之时听了之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随后,君倾心让自己的人全部停手,陆霓裳和安悦的单打独斗虽然占了上风,但她很快就被小风带人围住,毫无退路可言,被逼无奈之下,陆霓裳交了兵器,投降了。
苏之时下令将君倾心和陆霓裳关进一个牢房里。
自此,苏之时与安悦将白素山庄夺回。